乃仁台会意,点点头笑着离开城楼,下了城墙后点了几百士兵就往城内冲去,在大街上思考了一下,几百士兵呼啦啦的就往城内首屈一指的富户冲去。

鲁家,作为襄阳城首屈一指的大家族,最辉煌时号称鲁半城,半个襄阳城都是鲁家的产业,近年来因为隆兴商会的崛起,生意一落千丈,虽然依然还是豪门,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早已在走下坡路了,此时鲁家的老太爷正在大堂里开着家族会议,鲁老太爷鲁治尘今年都快七十高龄,依然是家中的顶梁柱,看着大堂里人头济济,却没几个顶用的也是恨铁不成钢,鲁治尘拿手中的拐棍敲了敲地面大吼道:“让你们讨论一下,你们讨论了半天到底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宋人都围城了!说不定哪天这襄阳城就要变天了!”

鲁国廷作为大儿子眼看老爹发火,无奈之下只得站起来说:“爹,这军国大事,你说让我们这些商人能讨论出什么来,我们还是听爹您的意思,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鲁治尘看着不争气的大儿子,撩起拐棍就朝他打去:“一个个的,就知道花天酒地!败家还不够!现在都快生死存亡了,还什么都不知道,你说我要你们这些子孙何用!安心,安生他们人呢!怎么这么大事都能缺席?”

鲁国廷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鲁国臣问:“爹问你话呢!安生人呢!”

鲁治尘看着自己两个不争气的儿子,气的坐到椅子上叹了口气:“你们啊,真以为襄阳城陷落我们能有好果子吃?我们这些年帮着元人,不知道做了多少事,那宋人万一打下了襄阳,会给我们好果子吃?会给我们好脸色看?到时候抄家灭族都是有可能的!我们鲁家的基业,到时候全得给那些宋人抄了送去给他们那年轻皇帝用!”

鲁国廷和鲁国臣两人互相看了看,随后连忙上前几步问:“不能把爹,这宋人打不进来把,元人都统治了这襄阳小二十年了,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就让宋人给夺了回去,更何况这些宋人都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就打了一个前宋的旗号就号称自己是大宋了?这前宋亡国都快二十年了。”

鲁治尘看着自己两个儿子摇了摇头:“你们啊,诶,亏老夫还给你们起名廷臣,你说你们怎么就一点当官的天分都没有!这大宋前些年就开始偷偷摸摸在湖广道那边了,这几年应该是准备好了,这才亮出旗号正式和元廷宣战,老夫给你们送去的消息你们怕是一点都没看吧!啊?看没看!”

鲁国廷和鲁国臣两人互相看了看,随后都不好意思的朝着鲁治尘笑笑:“爹,你说,那消息都是些小道消息,我们就没怎么关心。”

这时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从屋外走进来,对着鲁老太爷说道:“爷爷,怕是祸事要来了,安生我看到有军人从城墙上下来,随后有几百人朝着我们家过来了。”

鲁治尘一惊,连忙看着鲁安生说:“可看清了?朝我们这里来的?”

鲁安生点点头:“方向是没错的,应该是朝我们这里来了,我在望楼上看的仔细。”

鲁治尘思考了一下,随后马上说道:“快,安生,你带着管家他们去准备些财物和粮草,多备些,嗯,给家中留下一年左右的粮食就行,其余的全准备拿出来,快快,财物也多备些,准备点碎银,把那些书画和古董都放到密室去,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去帮安生准备去,还有安心呢!安心这混蛋臭小子这时候去哪里了!”

鲁安生笑了笑:“爷爷,安心兄长去寻花楼了,我早上还看到他呢。”

鲁治尘狠狠地把拐棍在地上一敲:“我!来人!去寻花楼把鲁安心这混小子给我抓回来!都什么时候了还去青楼!”

鲁安生看到生气的老太爷也是笑了笑:“爷爷,放心吧,你说的事情安生我去做就行了,你们几个,跟我来!”

鲁国廷瞪了一眼离开的鲁安生,看了看嬉皮笑脸在一旁的鲁国臣:“二弟啊,你生的好儿子啊,呵呵,真能干,一边突出自己能干,还顺带着告了一状安心,好好好,很好!”

鲁国臣笑着说:“大哥你说的什么话,安生很好我也知道,安心也很好啊,繁衍子孙壮大家族也是他干的不错,你看看都收了十多个妾室了,还要继续去寻花楼,以后可以让安心安安心心的在家中做他的大少爷,活都让安生去干就是了,谁让他是弟弟呢,对吧?”

鲁国廷怒哼一声,甩袖就要离开,冷不防旁边一根拐棍敲来,一下子敲在他的肩膀上,鲁国廷刚想转头发怒,却看到鲁治尘正冷冷的看着自己,连忙堆笑说道:“诶,爹,你这时干嘛,平白无故的干嘛打我!”

鲁治尘指着门口:“你听不到安生的话吗?那些兵油子就要来了,你不带着人去堵着门,怎么?还准备让那些兵油子进来随便拿不成!快给老子带着家丁去堵着去!”

乃仁台带着几百士兵一路横冲直撞来到鲁家门口,却看到鲁家的鲁国廷已经带着家丁正等在门口,乃仁台笑了笑:“哦?怎么?鲁兄这是准备?”

鲁国廷看到乃仁台带队,连忙凑上来行了一个大礼说:“诶呀呀,这不是乃仁台将军吗,将军这不在城楼上守城怎么有闲暇来我们鲁家了?真是让国廷意想不到啊,这国廷刚打算组织家中青壮去帮着守御城池呢,这俗话说的好,上阵不离父子兵对吧?这苏赫巴鲁将军对我们鲁家可是情深义重,我们鲁家自然也是要报答将军的厚爱的!来来来,乃仁台将军,这边有些小小意思,不成敬意,将军先拿着,马上,马上我们鲁家的心意就能让将军看到,还请将军的这些兄弟们在门外稍待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