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海天一线。

洁白的潮水从天际涌来,几只海鸥在风中飞翔。

海崖边上,一条环岛公路弯曲向前。

林辰开着沙滩车,绕过一辆撞在公路边缘山石的轿车,舒舒服服地吹着风。

沙滩车后方的拖斗上,沫沫的黑色长发被风吹散,随风舞动。

如果不去计较那些丧尸,那些车辆残骸,这里的风景还是相当不错的。

路过一棵巨大棕榈树投下的影子,林辰停下车,拿出水瓶喝了水。

他跳上拖斗,给沫沫也喂了一点。

沫沫忽然转过头,看向一个方向。

那里,是盘山公路的前进位置,地图上标着一个汽车休息站。

“那里有什么,沫沫?”

林辰抽出棒球棍,放在沙滩车里,然后拧下油门。

“救命!”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救命啊!”

男人的声音已经嘶哑,听着在这里叫了好久了。

“有没有人来救救我!”

突如其来的发动机声,让他瞪大了眼睛。

这是个有少许络腮胡的短发男人。

他站在一辆面包车的车顶上,手无寸铁,但是面包车周围五只丧尸朝着他伸出手臂。

“嘿,哥们儿,救救我!”他喊道。

林辰停下沙滩车,把棒球棍扛在肩头。

“沫沫,五只丧尸,不能用牙咬,但要把它们干掉,别让它们再站起来。”

黑长发女孩爬下拖斗,像风一样向前冲去。

她撞在一只丧尸背上,让这只丧尸的胸口都扁了下去。

“咯咯。”

丧尸们察觉出了不对劲,但在它们的感知里,这是它们的同类。

沫沫又推倒了一只丧尸。

这丧尸刚要爬起来,就被林辰瞄准,一记棒球棍砸烂了脑袋。

沫沫双手抓住一只丧尸的头,不断重重地砸向面包车的车体铁皮,咚咚直响。

很快,这只丧尸的后脑勺扁了下去,身体也无力地倒下。

林辰两棍子把一只丧尸砸倒,第三棍击中头部要了它的命。

“哥们儿,小心!”

面包车上的络腮胡男人跳下来,把林辰身后的一只丧尸按倒。

林辰转过身,对着地上的丧尸脑袋狠狠来了一下。

按住丧尸的络腮胡男人浑身一抖:“哦,哥们儿,你要把我的手砸断吗?”

现在只剩下胸口扁下去的丧尸,还在地上爬行。

沫沫按住丧尸的头,不断往地上砸。

一下两下,三下!

“天哪!”络腮胡男人目瞪口呆。

一下两下,三下!

丧尸的脑壳没碎,但是颈椎断了。

络腮胡男人感觉浑身一寒。

虽然面前是个漂亮姑娘,但当这姑娘处决了这只丧尸,向他看过来时,

隔着一副蛤蟆镜,他都觉得这姑娘的眼神,比五只丧尸包围他还要可怕。

“我今天还没看见过幸存者,”林辰擦了擦棒球棍,“你是第一个。”

络腮胡男人叹了口气:“今天运气差到家了。我来这个休息站找点食物,没想到刚拿了一背包,丧尸就把后路堵了。

我只好跳上面包车。谢谢,哥们儿!要不是你,我就死在这里了!”

他向林辰伸出手:“忘了说,我叫布图。”

“林辰。”

两只手握在一起。

“林,辰,”布图艰难地发音,“你不是尼国人。”

“对,”林辰说道,“我是来旅游的。你们这里风景确实不错。”

“伊玛岛欢迎你,林辰。要是换个时间,我还能带你去很多好地方看风景。”

咯咯!

一只丧尸,缓慢地走过来。

当距离够近,它忽然一反常态,号叫着冲来。

林辰握紧棒球棍,一棍子把丧尸打得脑壳开花。

“现在可不是客套的时候,布图,”他说道,“这里离居民区远了一点,但丧尸还是几乎无穷无尽的。”

布图点了点头:“你说得对,哥们儿。我住在前面公路拐角的地方,你看见一个微型加油站和二层树屋就是了。一会儿见。”

“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没有,我对这里熟得很,这次是意外。”

布图攀上盘山公路旁的山石,消失在热带植被中。

二层树屋?

林辰见过普通的树屋,那种在大树上的小屋,通常本地的孩子们,会让他们的父亲在家旁边建一个。

要做二层树屋,那棵树的树龄就要非常大了,而且制作者的经验要够丰富。

“感觉怎么样,沫沫,”他问道,“你是一只丧尸,但你刚刚救了一个人类。”

林辰摘下沫沫的大蛤蟆镜。

沫沫的血红眼睛盯着他,眨也不眨。

“你的头发散开了啊。”

林辰把大蛤蟆镜戴回去,然后在拖斗上扯了一条衣服带子做发带,把沫沫的黑色长发简单绑在一起。

他没姐姐妹妹,又没正儿八经谈过一场恋爱,扎头发的手艺一点都没有。

一人一尸重新坐在了沙滩车和拖斗上。

刚才的经历看似惊险,实则毫无威胁。

丧尸们不会对林辰和沫沫攻击,才是他们能大发神威的关键。

即使是最后引来的那只丧尸,目标也是布图,和林辰无关。

他只是不想这个刚认识的幸存者死了,才挥舞出棒球棍。

俗话说手里拿着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

这根棒球棍的手感那么好,不砸点什么可惜了。

十分钟之后。

林辰开着沙滩车,到了络腮胡男人所说的微型加油站附近。

虽然没找到二层树屋,但是找到了一张加油站工作人员的权限卡。

他灌了两大桶汽油,拧上盖子,然后把权限卡放在加油站的信箱里,用笔在旁边的墙上写上:

“权限卡在信箱里。

汽油,幸存者自取。

留点给别人。”

沫沫对着一片茂密植被抓了抓手。

“你找到什么了,沫沫?”

林辰走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大树上的二层树屋,还有树屋下的铁丝网围栏。

这棵树足足两人环抱的大小,在岛上算是罕见了。

二层树屋里的布图,听见了外面的动静。

他打开树屋的门。

“林辰,接着。”

布图在树上,把铁丝网围栏门的钥匙扔下来。

林辰用钥匙打开了围栏门。

树上的布图忽然惊叫道:“林辰,你旁边这个,你女朋友,或者姐姐妹妹什么的,你能把她的墨镜拿下来吗?”

林辰摘下了沫沫的蛤蟆镜。

血红色瞳孔。

是丧尸。

两只手握在一起。

“林,辰,”布图艰难地发音,“你不是尼国人。”

“对,”林辰说道,“我是来旅游的。你们这里风景确实不错。”

“伊玛岛欢迎你,林辰。要是换个时间,我还能带你去很多好地方看风景。”

咯咯!

一只丧尸,缓慢地走过来。

当距离够近,它忽然一反常态,号叫着冲来。

林辰握紧棒球棍,一棍子把丧尸打得脑壳开花。

“现在可不是客套的时候,布图,”他说道,“这里离居民区远了一点,但丧尸还是几乎无穷无尽的。”

布图点了点头:“你说得对,哥们儿。我住在前面公路拐角的地方,你看见一个微型加油站和二层树屋就是了。一会儿见。”

“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没有,我对这里熟得很,这次是意外。”

布图攀上盘山公路旁的山石,消失在热带植被中。

二层树屋?

林辰见过普通的树屋,那种在大树上的小屋,通常本地的孩子们,会让他们的父亲在家旁边建一个。

要做二层树屋,那棵树的树龄就要非常大了,而且制作者的经验要够丰富。

“感觉怎么样,沫沫,”他问道,“你是一只丧尸,但你刚刚救了一个人类。”

林辰摘下沫沫的大蛤蟆镜。

沫沫的血红眼睛盯着他,眨也不眨。

“你的头发散开了啊。”

林辰把大蛤蟆镜戴回去,然后在拖斗上扯了一条衣服带子做发带,把沫沫的黑色长发简单绑在一起。

他没姐姐妹妹,又没正儿八经谈过一场恋爱,扎头发的手艺一点都没有。

一人一尸重新坐在了沙滩车和拖斗上。

刚才的经历看似惊险,实则毫无威胁。

丧尸们不会对林辰和沫沫攻击,才是他们能大发神威的关键。

即使是最后引来的那只丧尸,目标也是布图,和林辰无关。

他只是不想这个刚认识的幸存者死了,才挥舞出棒球棍。

俗话说手里拿着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

这根棒球棍的手感那么好,不砸点什么可惜了。

十分钟之后。

林辰开着沙滩车,到了络腮胡男人所说的微型加油站附近。

虽然没找到二层树屋,但是找到了一张加油站工作人员的权限卡。

他灌了两大桶汽油,拧上盖子,然后把权限卡放在加油站的信箱里,用笔在旁边的墙上写上:

“权限卡在信箱里。

汽油,幸存者自取。

留点给别人。”

沫沫对着一片茂密植被抓了抓手。

“你找到什么了,沫沫?”

林辰走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大树上的二层树屋,还有树屋下的铁丝网围栏。

这棵树足足两人环抱的大小,在岛上算是罕见了。

二层树屋里的布图,听见了外面的动静。

他打开树屋的门。

“林辰,接着。”

布图在树上,把铁丝网围栏门的钥匙扔下来。

林辰用钥匙打开了围栏门。

树上的布图忽然惊叫道:“林辰,你旁边这个,你女朋友,或者姐姐妹妹什么的,你能把她的墨镜拿下来吗?”

林辰摘下了沫沫的蛤蟆镜。

血红色瞳孔。

是丧尸。

两只手握在一起。

“林,辰,”布图艰难地发音,“你不是尼国人。”

“对,”林辰说道,“我是来旅游的。你们这里风景确实不错。”

“伊玛岛欢迎你,林辰。要是换个时间,我还能带你去很多好地方看风景。”

咯咯!

一只丧尸,缓慢地走过来。

当距离够近,它忽然一反常态,号叫着冲来。

林辰握紧棒球棍,一棍子把丧尸打得脑壳开花。

“现在可不是客套的时候,布图,”他说道,“这里离居民区远了一点,但丧尸还是几乎无穷无尽的。”

布图点了点头:“你说得对,哥们儿。我住在前面公路拐角的地方,你看见一个微型加油站和二层树屋就是了。一会儿见。”

“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没有,我对这里熟得很,这次是意外。”

布图攀上盘山公路旁的山石,消失在热带植被中。

二层树屋?

林辰见过普通的树屋,那种在大树上的小屋,通常本地的孩子们,会让他们的父亲在家旁边建一个。

要做二层树屋,那棵树的树龄就要非常大了,而且制作者的经验要够丰富。

“感觉怎么样,沫沫,”他问道,“你是一只丧尸,但你刚刚救了一个人类。”

林辰摘下沫沫的大蛤蟆镜。

沫沫的血红眼睛盯着他,眨也不眨。

“你的头发散开了啊。”

林辰把大蛤蟆镜戴回去,然后在拖斗上扯了一条衣服带子做发带,把沫沫的黑色长发简单绑在一起。

他没姐姐妹妹,又没正儿八经谈过一场恋爱,扎头发的手艺一点都没有。

一人一尸重新坐在了沙滩车和拖斗上。

刚才的经历看似惊险,实则毫无威胁。

丧尸们不会对林辰和沫沫攻击,才是他们能大发神威的关键。

即使是最后引来的那只丧尸,目标也是布图,和林辰无关。

他只是不想这个刚认识的幸存者死了,才挥舞出棒球棍。

俗话说手里拿着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

这根棒球棍的手感那么好,不砸点什么可惜了。

十分钟之后。

林辰开着沙滩车,到了络腮胡男人所说的微型加油站附近。

虽然没找到二层树屋,但是找到了一张加油站工作人员的权限卡。

他灌了两大桶汽油,拧上盖子,然后把权限卡放在加油站的信箱里,用笔在旁边的墙上写上:

“权限卡在信箱里。

汽油,幸存者自取。

留点给别人。”

沫沫对着一片茂密植被抓了抓手。

“你找到什么了,沫沫?”

林辰走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大树上的二层树屋,还有树屋下的铁丝网围栏。

这棵树足足两人环抱的大小,在岛上算是罕见了。

二层树屋里的布图,听见了外面的动静。

他打开树屋的门。

“林辰,接着。”

布图在树上,把铁丝网围栏门的钥匙扔下来。

林辰用钥匙打开了围栏门。

树上的布图忽然惊叫道:“林辰,你旁边这个,你女朋友,或者姐姐妹妹什么的,你能把她的墨镜拿下来吗?”

林辰摘下了沫沫的蛤蟆镜。

血红色瞳孔。

是丧尸。

两只手握在一起。

“林,辰,”布图艰难地发音,“你不是尼国人。”

“对,”林辰说道,“我是来旅游的。你们这里风景确实不错。”

“伊玛岛欢迎你,林辰。要是换个时间,我还能带你去很多好地方看风景。”

咯咯!

一只丧尸,缓慢地走过来。

当距离够近,它忽然一反常态,号叫着冲来。

林辰握紧棒球棍,一棍子把丧尸打得脑壳开花。

“现在可不是客套的时候,布图,”他说道,“这里离居民区远了一点,但丧尸还是几乎无穷无尽的。”

布图点了点头:“你说得对,哥们儿。我住在前面公路拐角的地方,你看见一个微型加油站和二层树屋就是了。一会儿见。”

“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没有,我对这里熟得很,这次是意外。”

布图攀上盘山公路旁的山石,消失在热带植被中。

二层树屋?

林辰见过普通的树屋,那种在大树上的小屋,通常本地的孩子们,会让他们的父亲在家旁边建一个。

要做二层树屋,那棵树的树龄就要非常大了,而且制作者的经验要够丰富。

“感觉怎么样,沫沫,”他问道,“你是一只丧尸,但你刚刚救了一个人类。”

林辰摘下沫沫的大蛤蟆镜。

沫沫的血红眼睛盯着他,眨也不眨。

“你的头发散开了啊。”

林辰把大蛤蟆镜戴回去,然后在拖斗上扯了一条衣服带子做发带,把沫沫的黑色长发简单绑在一起。

他没姐姐妹妹,又没正儿八经谈过一场恋爱,扎头发的手艺一点都没有。

一人一尸重新坐在了沙滩车和拖斗上。

刚才的经历看似惊险,实则毫无威胁。

丧尸们不会对林辰和沫沫攻击,才是他们能大发神威的关键。

即使是最后引来的那只丧尸,目标也是布图,和林辰无关。

他只是不想这个刚认识的幸存者死了,才挥舞出棒球棍。

俗话说手里拿着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

这根棒球棍的手感那么好,不砸点什么可惜了。

十分钟之后。

林辰开着沙滩车,到了络腮胡男人所说的微型加油站附近。

虽然没找到二层树屋,但是找到了一张加油站工作人员的权限卡。

他灌了两大桶汽油,拧上盖子,然后把权限卡放在加油站的信箱里,用笔在旁边的墙上写上:

“权限卡在信箱里。

汽油,幸存者自取。

留点给别人。”

沫沫对着一片茂密植被抓了抓手。

“你找到什么了,沫沫?”

林辰走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大树上的二层树屋,还有树屋下的铁丝网围栏。

这棵树足足两人环抱的大小,在岛上算是罕见了。

二层树屋里的布图,听见了外面的动静。

他打开树屋的门。

“林辰,接着。”

布图在树上,把铁丝网围栏门的钥匙扔下来。

林辰用钥匙打开了围栏门。

树上的布图忽然惊叫道:“林辰,你旁边这个,你女朋友,或者姐姐妹妹什么的,你能把她的墨镜拿下来吗?”

林辰摘下了沫沫的蛤蟆镜。

血红色瞳孔。

是丧尸。

两只手握在一起。

“林,辰,”布图艰难地发音,“你不是尼国人。”

“对,”林辰说道,“我是来旅游的。你们这里风景确实不错。”

“伊玛岛欢迎你,林辰。要是换个时间,我还能带你去很多好地方看风景。”

咯咯!

一只丧尸,缓慢地走过来。

当距离够近,它忽然一反常态,号叫着冲来。

林辰握紧棒球棍,一棍子把丧尸打得脑壳开花。

“现在可不是客套的时候,布图,”他说道,“这里离居民区远了一点,但丧尸还是几乎无穷无尽的。”

布图点了点头:“你说得对,哥们儿。我住在前面公路拐角的地方,你看见一个微型加油站和二层树屋就是了。一会儿见。”

“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没有,我对这里熟得很,这次是意外。”

布图攀上盘山公路旁的山石,消失在热带植被中。

二层树屋?

林辰见过普通的树屋,那种在大树上的小屋,通常本地的孩子们,会让他们的父亲在家旁边建一个。

要做二层树屋,那棵树的树龄就要非常大了,而且制作者的经验要够丰富。

“感觉怎么样,沫沫,”他问道,“你是一只丧尸,但你刚刚救了一个人类。”

林辰摘下沫沫的大蛤蟆镜。

沫沫的血红眼睛盯着他,眨也不眨。

“你的头发散开了啊。”

林辰把大蛤蟆镜戴回去,然后在拖斗上扯了一条衣服带子做发带,把沫沫的黑色长发简单绑在一起。

他没姐姐妹妹,又没正儿八经谈过一场恋爱,扎头发的手艺一点都没有。

一人一尸重新坐在了沙滩车和拖斗上。

刚才的经历看似惊险,实则毫无威胁。

丧尸们不会对林辰和沫沫攻击,才是他们能大发神威的关键。

即使是最后引来的那只丧尸,目标也是布图,和林辰无关。

他只是不想这个刚认识的幸存者死了,才挥舞出棒球棍。

俗话说手里拿着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

这根棒球棍的手感那么好,不砸点什么可惜了。

十分钟之后。

林辰开着沙滩车,到了络腮胡男人所说的微型加油站附近。

虽然没找到二层树屋,但是找到了一张加油站工作人员的权限卡。

他灌了两大桶汽油,拧上盖子,然后把权限卡放在加油站的信箱里,用笔在旁边的墙上写上:

“权限卡在信箱里。

汽油,幸存者自取。

留点给别人。”

沫沫对着一片茂密植被抓了抓手。

“你找到什么了,沫沫?”

林辰走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大树上的二层树屋,还有树屋下的铁丝网围栏。

这棵树足足两人环抱的大小,在岛上算是罕见了。

二层树屋里的布图,听见了外面的动静。

他打开树屋的门。

“林辰,接着。”

布图在树上,把铁丝网围栏门的钥匙扔下来。

林辰用钥匙打开了围栏门。

树上的布图忽然惊叫道:“林辰,你旁边这个,你女朋友,或者姐姐妹妹什么的,你能把她的墨镜拿下来吗?”

林辰摘下了沫沫的蛤蟆镜。

血红色瞳孔。

是丧尸。

两只手握在一起。

“林,辰,”布图艰难地发音,“你不是尼国人。”

“对,”林辰说道,“我是来旅游的。你们这里风景确实不错。”

“伊玛岛欢迎你,林辰。要是换个时间,我还能带你去很多好地方看风景。”

咯咯!

一只丧尸,缓慢地走过来。

当距离够近,它忽然一反常态,号叫着冲来。

林辰握紧棒球棍,一棍子把丧尸打得脑壳开花。

“现在可不是客套的时候,布图,”他说道,“这里离居民区远了一点,但丧尸还是几乎无穷无尽的。”

布图点了点头:“你说得对,哥们儿。我住在前面公路拐角的地方,你看见一个微型加油站和二层树屋就是了。一会儿见。”

“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没有,我对这里熟得很,这次是意外。”

布图攀上盘山公路旁的山石,消失在热带植被中。

二层树屋?

林辰见过普通的树屋,那种在大树上的小屋,通常本地的孩子们,会让他们的父亲在家旁边建一个。

要做二层树屋,那棵树的树龄就要非常大了,而且制作者的经验要够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