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好大一盘棋

第366章 好大一盘棋

从这一点上来讲,周道登还是有点本事的,至少在教书育人方面比较擅长。学问高并不一定就能教出好学生,很多人肚子里装着很多东西,却不善于传授给别人。教育是门学问,同时也是天赋。

吏部,六部之首,掌管着全国官吏的任免、考核、升降和调动,让这么一个官场混子外加滑头来掌管,会不会乱套呢?

在这个问题上从皇帝到六部九卿外加内阁大学士们终于形成了统一思想,都觉得不用担心。体系是有容错性的,系统越庞大越持久,容错性就越强。

万历皇帝常年不上朝的时候,连官员的任免都停滞了,内阁大学士只剩下朱赓一个人,六部里面更是缺员严重,很多部门都快成空架子了,可是朝廷照样在运转着。

大臣们能容忍周道登成为吏部尚书,完全是无奈的选择。至少这家伙不是保皇派,哪怕什么都不干也比让保皇派官员再占据一个高位划算。

皇帝能容忍周道登成为吏部尚书也是妥协的结果,至少这家伙没啥能力,也不结党,最好什么都别干,就在吏部当个橡皮图章,总比被别有用心之人占据了要省心。

这就叫政治,一群人的政治并不是在追求效率,而是平衡。年轻人抱着雄心壮志一头钻进来,往往会有束手束脚的体会,总觉得浑身才华无法施展,从而现状产生了厌烦感。

其实做为群体生物,牺牲个体服从整体才是生存之道。在不破坏整体平衡的前提下,尽可能多的施展才华才是对个体和整体都有利的。过份强调个体或者整体,甚至追求极致,都不是啥好现象。

不过洪涛也不想让吏部陷入瘫痪或者混乱,尚书的位子可以让出去,但在各司郎中、主事位置上推荐几个青年才俊任职理所应当。

于是吏部文选司员外郎杨涟进文选司郎中、考功司员外郎顾大章进考功司郎中、中书舍人杨嗣昌入文选司任员外郎,还有几个新科进士任各司主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