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不会跟姐争

何强到省委大院取到汽车后,有心去看义父罗向东,后来想到对方日理万机,也就打了退堂鼓。他将车开出停车场,忽然眼前一亮,原来是徐丽丽在前面路上经过,他立即按了喇叭,将车开了过去。

徐丽丽听到车鸣,开始没有介意,后来喇叭响个不停,便停步观望,当看清开过来的车时,她一下子认出来了,等到何强将车停在她身边,她惊讶道:“何强,你过来有事呀?”

何强高兴地说:“我没事。是来取车的。”

徐丽丽噢了一声,也没多想,就问:“现在准备去哪?”

何强说:“回中央景苑,你这是要去哪?”

徐丽丽挥了一下手上的公文包,说:“刚到宣传部取一份文件。现在回办公室。”

何强跟徐丽丽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也不知她现在过得怎样,就想跟她聊一聊。“晚上有时间一起吃饭吗?”

徐丽丽摇了摇头,说:“今晚不行,刚才我妈喊我回家吃饭,说是老家有客人过来,妈一个人在家照顾不过来。”

何强微微一笑,说:“我明天一早就得赶回河东,今晚不行,下次我们再找时间。”

徐丽丽灿然一笑,说:“谢谢你理解。”

跟徐丽丽分手后,何强将车开到中央景苑小区,到家后发现罗珊珊还没有下班回来,便先到卫生间冲了一个澡,然后坐到客厅看电视喝茶。他有意不给罗珊珊电话,想给她一个惊喜。

可是何强在家等到晚上六点多钟,也没有见到人影,怀疑罗珊珊是在外面吃饭了,便给她打去电话。出乎何强的预料,接电话的不是罗珊珊,而是她的助理允儿。何强就问她罗珊珊人在哪里。

允儿没有直接回答,反问何强人在哪里,是不是回国了。何强感到奇怪,就说自己下午刚回国,现在已经回到了中央景苑。

电话里沉默片刻,就听允儿快速说道:“罗总得了急性肠炎,正在省人民医院住院治疗。”

何强一听,心里顿时慌了,问清在哪个病房后,立即带上皮包,开车赶了过去。

半小时后,何强匆匆忙忙地赶到病房,发现罗珊珊正在挂着吊滴,允儿坐在一边轻轻说着话。何强立即走到病床前,看到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罗珊珊,便问医生怎么说。

罗珊珊看到何强,勉强笑了一下,轻轻地说:“是急性阑尾炎,先消炎止痛,明天准备手术……本来不想让你知道,怕你知道担心。”

何强伸手握住罗珊珊的手,心疼地说:“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应该瞒着我。告诉你爸爸了?”

罗珊珊有点费力地说:“告诉了,可是爸爸出差了,不在江州。爸爸要安排秘书过来,被我拒绝了。爸爸的秘书给医院打了电话,给我安排了专家和VIP单人病房。经过吃药吊水,现在已经没有开始的剧烈疼痛了,但还是隐隐作痛。”

允儿虽然见过一次何强,但是并不知道何强跟罗珊珊的真实关系,现在看到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心中暗吃一惊,就问罗珊珊,需要她做什么。罗珊珊摇了摇头,说:“你到外面那间休息,我跟他有话要说。”允儿闻言看了何强一眼,并没有待到外间,而是直接走出了病房,站到了走廊里。

何强看到允儿出去后,对罗珊珊说:“你想说什么?”

罗珊珊盯着何强的眼睛,轻轻地说:“你不是会中医和气功么,能不能帮我治疗一下?”

何强点了点头,说:“我正准备跟你说这事。只是要解开你肚子上的衣服。”

罗珊珊苍白的脸颊飞上两片红润,说:“你是我哥,没关系的。你帮我解开纽扣……”

何强强压住心头鹿跳,先是给罗珊珊搭脉,确定病情,然后从皮包上取出随身带着的银针,给罗珊珊针灸,针灸结束后,又对她腹部进行气功按摩,经过半小时之后,罗珊珊腹部不痛了。

罗珊珊惊喜地抓住何强的手亲了一下,说:“哥,我感到病好了,要不我出院回家吧?”

何强制止道:“别急,先把这瓶水吊完,然后再请专家检查,确认病好后再回家。”

罗珊珊这时气力也恢复了,对何强说:“那里的水果饮料,你自取。我就等水挂好。你跟我讲讲国外的事情。”

于是何强就将在国外的见闻简述了一遍,至于跟波琳希娜公主和宋妍见面的事,为防止罗珊珊多想,就只字未提。

“你给我和姐带了什么礼品?”罗珊珊听完了何强的讲述后,问。

何强笑嘻嘻地从皮包里取出一套香奈尔化妆品:“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罗珊珊接过礼品包后,开心不已,左看右看之后,问:“给我姐什么礼品?”

何强笑道:“为了不见外,我给你姐的礼品跟你是一样的,都是化妆品,只是品牌不同。我给她选的是迪奥,价钱差不多。当然,这两种让你先选。”

罗珊珊嘻嘻笑道:“那是你的心意,我不会跟姐争。我就拿这套香奈尔的好了。”

等到这瓶水挂完,剩下的几瓶水,罗珊珊说什么也不肯挂了。她叫来主治专家,请她复查病情。专家检查后看着化验单大吃一惊,说:“是不是搞错了?怎么现在阑尾一点都不发炎了呢?”

罗珊珊得意地说:“既然我没病了,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专家迟疑道:“我建议还是留院观察一晚,再挂点消炎水,巩固一下。”

何强也有些不放心,就劝罗珊珊在病房住一晚。罗珊珊犹豫之后,还是同意了。

罗珊珊说她的病已经好了,加上身边有允儿陪着,就不需要何强夜里在医院守着了,她劝何强回中央景苑的房子住。何强哪里肯听她的,坚决留了下来,跟允儿一起陪着罗珊珊。

当晚,罗向东打电话过来,得知女儿珊珊的病经过何强的治疗后,居然奇迹般的好了,都有点不敢相信。可是事实如此,他也不得不信,当即对何强表示感谢。

何强看到允儿出去后,对罗珊珊说:“你想说什么?”

罗珊珊盯着何强的眼睛,轻轻地说:“你不是会中医和气功么,能不能帮我治疗一下?”

何强点了点头,说:“我正准备跟你说这事。只是要解开你肚子上的衣服。”

罗珊珊苍白的脸颊飞上两片红润,说:“你是我哥,没关系的。你帮我解开纽扣……”

何强强压住心头鹿跳,先是给罗珊珊搭脉,确定病情,然后从皮包上取出随身带着的银针,给罗珊珊针灸,针灸结束后,又对她腹部进行气功按摩,经过半小时之后,罗珊珊腹部不痛了。

罗珊珊惊喜地抓住何强的手亲了一下,说:“哥,我感到病好了,要不我出院回家吧?”

何强制止道:“别急,先把这瓶水吊完,然后再请专家检查,确认病好后再回家。”

罗珊珊这时气力也恢复了,对何强说:“那里的水果饮料,你自取。我就等水挂好。你跟我讲讲国外的事情。”

于是何强就将在国外的见闻简述了一遍,至于跟波琳希娜公主和宋妍见面的事,为防止罗珊珊多想,就只字未提。

“你给我和姐带了什么礼品?”罗珊珊听完了何强的讲述后,问。

何强笑嘻嘻地从皮包里取出一套香奈尔化妆品:“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罗珊珊接过礼品包后,开心不已,左看右看之后,问:“给我姐什么礼品?”

何强笑道:“为了不见外,我给你姐的礼品跟你是一样的,都是化妆品,只是品牌不同。我给她选的是迪奥,价钱差不多。当然,这两种让你先选。”

罗珊珊嘻嘻笑道:“那是你的心意,我不会跟姐争。我就拿这套香奈尔的好了。”

等到这瓶水挂完,剩下的几瓶水,罗珊珊说什么也不肯挂了。她叫来主治专家,请她复查病情。专家检查后看着化验单大吃一惊,说:“是不是搞错了?怎么现在阑尾一点都不发炎了呢?”

罗珊珊得意地说:“既然我没病了,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专家迟疑道:“我建议还是留院观察一晚,再挂点消炎水,巩固一下。”

何强也有些不放心,就劝罗珊珊在病房住一晚。罗珊珊犹豫之后,还是同意了。

罗珊珊说她的病已经好了,加上身边有允儿陪着,就不需要何强夜里在医院守着了,她劝何强回中央景苑的房子住。何强哪里肯听她的,坚决留了下来,跟允儿一起陪着罗珊珊。

当晚,罗向东打电话过来,得知女儿珊珊的病经过何强的治疗后,居然奇迹般的好了,都有点不敢相信。可是事实如此,他也不得不信,当即对何强表示感谢。

何强看到允儿出去后,对罗珊珊说:“你想说什么?”

罗珊珊盯着何强的眼睛,轻轻地说:“你不是会中医和气功么,能不能帮我治疗一下?”

何强点了点头,说:“我正准备跟你说这事。只是要解开你肚子上的衣服。”

罗珊珊苍白的脸颊飞上两片红润,说:“你是我哥,没关系的。你帮我解开纽扣……”

何强强压住心头鹿跳,先是给罗珊珊搭脉,确定病情,然后从皮包上取出随身带着的银针,给罗珊珊针灸,针灸结束后,又对她腹部进行气功按摩,经过半小时之后,罗珊珊腹部不痛了。

罗珊珊惊喜地抓住何强的手亲了一下,说:“哥,我感到病好了,要不我出院回家吧?”

何强制止道:“别急,先把这瓶水吊完,然后再请专家检查,确认病好后再回家。”

罗珊珊这时气力也恢复了,对何强说:“那里的水果饮料,你自取。我就等水挂好。你跟我讲讲国外的事情。”

于是何强就将在国外的见闻简述了一遍,至于跟波琳希娜公主和宋妍见面的事,为防止罗珊珊多想,就只字未提。

“你给我和姐带了什么礼品?”罗珊珊听完了何强的讲述后,问。

何强笑嘻嘻地从皮包里取出一套香奈尔化妆品:“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罗珊珊接过礼品包后,开心不已,左看右看之后,问:“给我姐什么礼品?”

何强笑道:“为了不见外,我给你姐的礼品跟你是一样的,都是化妆品,只是品牌不同。我给她选的是迪奥,价钱差不多。当然,这两种让你先选。”

罗珊珊嘻嘻笑道:“那是你的心意,我不会跟姐争。我就拿这套香奈尔的好了。”

等到这瓶水挂完,剩下的几瓶水,罗珊珊说什么也不肯挂了。她叫来主治专家,请她复查病情。专家检查后看着化验单大吃一惊,说:“是不是搞错了?怎么现在阑尾一点都不发炎了呢?”

罗珊珊得意地说:“既然我没病了,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专家迟疑道:“我建议还是留院观察一晚,再挂点消炎水,巩固一下。”

何强也有些不放心,就劝罗珊珊在病房住一晚。罗珊珊犹豫之后,还是同意了。

罗珊珊说她的病已经好了,加上身边有允儿陪着,就不需要何强夜里在医院守着了,她劝何强回中央景苑的房子住。何强哪里肯听她的,坚决留了下来,跟允儿一起陪着罗珊珊。

当晚,罗向东打电话过来,得知女儿珊珊的病经过何强的治疗后,居然奇迹般的好了,都有点不敢相信。可是事实如此,他也不得不信,当即对何强表示感谢。

何强看到允儿出去后,对罗珊珊说:“你想说什么?”

罗珊珊盯着何强的眼睛,轻轻地说:“你不是会中医和气功么,能不能帮我治疗一下?”

何强点了点头,说:“我正准备跟你说这事。只是要解开你肚子上的衣服。”

罗珊珊苍白的脸颊飞上两片红润,说:“你是我哥,没关系的。你帮我解开纽扣……”

何强强压住心头鹿跳,先是给罗珊珊搭脉,确定病情,然后从皮包上取出随身带着的银针,给罗珊珊针灸,针灸结束后,又对她腹部进行气功按摩,经过半小时之后,罗珊珊腹部不痛了。

罗珊珊惊喜地抓住何强的手亲了一下,说:“哥,我感到病好了,要不我出院回家吧?”

何强制止道:“别急,先把这瓶水吊完,然后再请专家检查,确认病好后再回家。”

罗珊珊这时气力也恢复了,对何强说:“那里的水果饮料,你自取。我就等水挂好。你跟我讲讲国外的事情。”

于是何强就将在国外的见闻简述了一遍,至于跟波琳希娜公主和宋妍见面的事,为防止罗珊珊多想,就只字未提。

“你给我和姐带了什么礼品?”罗珊珊听完了何强的讲述后,问。

何强笑嘻嘻地从皮包里取出一套香奈尔化妆品:“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罗珊珊接过礼品包后,开心不已,左看右看之后,问:“给我姐什么礼品?”

何强笑道:“为了不见外,我给你姐的礼品跟你是一样的,都是化妆品,只是品牌不同。我给她选的是迪奥,价钱差不多。当然,这两种让你先选。”

罗珊珊嘻嘻笑道:“那是你的心意,我不会跟姐争。我就拿这套香奈尔的好了。”

等到这瓶水挂完,剩下的几瓶水,罗珊珊说什么也不肯挂了。她叫来主治专家,请她复查病情。专家检查后看着化验单大吃一惊,说:“是不是搞错了?怎么现在阑尾一点都不发炎了呢?”

罗珊珊得意地说:“既然我没病了,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专家迟疑道:“我建议还是留院观察一晚,再挂点消炎水,巩固一下。”

何强也有些不放心,就劝罗珊珊在病房住一晚。罗珊珊犹豫之后,还是同意了。

罗珊珊说她的病已经好了,加上身边有允儿陪着,就不需要何强夜里在医院守着了,她劝何强回中央景苑的房子住。何强哪里肯听她的,坚决留了下来,跟允儿一起陪着罗珊珊。

当晚,罗向东打电话过来,得知女儿珊珊的病经过何强的治疗后,居然奇迹般的好了,都有点不敢相信。可是事实如此,他也不得不信,当即对何强表示感谢。

何强看到允儿出去后,对罗珊珊说:“你想说什么?”

罗珊珊盯着何强的眼睛,轻轻地说:“你不是会中医和气功么,能不能帮我治疗一下?”

何强点了点头,说:“我正准备跟你说这事。只是要解开你肚子上的衣服。”

罗珊珊苍白的脸颊飞上两片红润,说:“你是我哥,没关系的。你帮我解开纽扣……”

何强强压住心头鹿跳,先是给罗珊珊搭脉,确定病情,然后从皮包上取出随身带着的银针,给罗珊珊针灸,针灸结束后,又对她腹部进行气功按摩,经过半小时之后,罗珊珊腹部不痛了。

罗珊珊惊喜地抓住何强的手亲了一下,说:“哥,我感到病好了,要不我出院回家吧?”

何强制止道:“别急,先把这瓶水吊完,然后再请专家检查,确认病好后再回家。”

罗珊珊这时气力也恢复了,对何强说:“那里的水果饮料,你自取。我就等水挂好。你跟我讲讲国外的事情。”

于是何强就将在国外的见闻简述了一遍,至于跟波琳希娜公主和宋妍见面的事,为防止罗珊珊多想,就只字未提。

“你给我和姐带了什么礼品?”罗珊珊听完了何强的讲述后,问。

何强笑嘻嘻地从皮包里取出一套香奈尔化妆品:“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罗珊珊接过礼品包后,开心不已,左看右看之后,问:“给我姐什么礼品?”

何强笑道:“为了不见外,我给你姐的礼品跟你是一样的,都是化妆品,只是品牌不同。我给她选的是迪奥,价钱差不多。当然,这两种让你先选。”

罗珊珊嘻嘻笑道:“那是你的心意,我不会跟姐争。我就拿这套香奈尔的好了。”

等到这瓶水挂完,剩下的几瓶水,罗珊珊说什么也不肯挂了。她叫来主治专家,请她复查病情。专家检查后看着化验单大吃一惊,说:“是不是搞错了?怎么现在阑尾一点都不发炎了呢?”

罗珊珊得意地说:“既然我没病了,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专家迟疑道:“我建议还是留院观察一晚,再挂点消炎水,巩固一下。”

何强也有些不放心,就劝罗珊珊在病房住一晚。罗珊珊犹豫之后,还是同意了。

罗珊珊说她的病已经好了,加上身边有允儿陪着,就不需要何强夜里在医院守着了,她劝何强回中央景苑的房子住。何强哪里肯听她的,坚决留了下来,跟允儿一起陪着罗珊珊。

当晚,罗向东打电话过来,得知女儿珊珊的病经过何强的治疗后,居然奇迹般的好了,都有点不敢相信。可是事实如此,他也不得不信,当即对何强表示感谢。

何强看到允儿出去后,对罗珊珊说:“你想说什么?”

罗珊珊盯着何强的眼睛,轻轻地说:“你不是会中医和气功么,能不能帮我治疗一下?”

何强点了点头,说:“我正准备跟你说这事。只是要解开你肚子上的衣服。”

罗珊珊苍白的脸颊飞上两片红润,说:“你是我哥,没关系的。你帮我解开纽扣……”

何强强压住心头鹿跳,先是给罗珊珊搭脉,确定病情,然后从皮包上取出随身带着的银针,给罗珊珊针灸,针灸结束后,又对她腹部进行气功按摩,经过半小时之后,罗珊珊腹部不痛了。

罗珊珊惊喜地抓住何强的手亲了一下,说:“哥,我感到病好了,要不我出院回家吧?”

何强制止道:“别急,先把这瓶水吊完,然后再请专家检查,确认病好后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