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许被冤枉了

“你听错了吗?”

“你可知道,你父母把你带来,就是因为要照顾一个怀孕的女人,所以才让你变成这个样子,你还有没有一点教养?”

许大强目光冰冷,盯着眼前这个男子。

“怎么,你往我家泼了一大片黑狗血,还不许我说两句?”

“我已经查清楚了,那是许大茂坡的血,你不要乱说,没你什么事!”

呆头柱盯着许大强,声音很低,但依旧很不情愿。

“下次再让我听见你这么吵,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许大强瞪了他一眼,警告道。

“切,拽什么拽。”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

傻柱瞪了许大强一眼。

他虽然被称为白痴,但也不傻,这院子里大部分人都站在许大强这边,如果真的动起手来,那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只能等到以后有了合适的时机,在去收拾许大强。

“傻柱,你个王八蛋脑袋进水了吧,大晚上的不睡觉,踹我家门干嘛?”

许大茂见到这傻柱,也是骂骂咧咧的换上了一身衣服,然后从屋里走了出去。

“许大茂,王八蛋,把一桶黑枸杞泼到我家门前的人,是不是你?”

“果然,这种事情也只有你这种王八蛋干的出来,真是给老许一家丢脸。”

“不对,老许那一家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爸不是东西,你也不是东西吗?”

傻柱气呼呼的看向许大茂。

“住口,有什么证明吗?”

“你自己都没发现人,又跑来敲我们家的大门,是要做什么?”

许大茂看着这傻圆柱,心中咯噔一声,急忙说道。

“我都听到了,是你跟翠花,把黑胡椒泼到我们店铺门前的事。”

傻柱气呼呼地说道。

“证据呢?”“你把你的证明给我看,不然我可要跟你说,你是在诬陷我。”

许大茂倒是没有丝毫的慌张,很淡定的看着对方。

“怎么样?”

说着,他拿出一条许大茂从杂物间拿出的黑狗,这狗脖子上还有一抹猩红的血迹。

“刚才你和翠花说话的时候,我可都听见了,我告诉你,这件事没完。”

傻柱跟许大茂说道。

“什么事?”疑惑的问道。

“闹出这样的事情,我们还怎么干活?”

“就是啊,整天就知道打架,那多没意思。”

“发生了什么大事?”

院子里的人都揉着惺忪的睡眼,嘟囔着从房间中离开。

他们刚睡下,就听见了外边的吵闹声,真是折磨人啊!

“笨蛋!

一名男生和一名中海看着眼前的傻柱,忍不住问道。

“一大爷,这东西我有,我可以作证,你要给我一个交代吗?”

“既然你说不明白,那么,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一旁的傻柱子,正提着一只死狗,向老头询问。

“许大茂,这件事真的是你做的!”

一位大大爷见到许大茂,瞬间就怒了,很有一种打人的感觉。

“怎么会?”景容眉头一皱,看向景容。

“姓徐的,老子许大茂还没那么无耻。”

“这傻柱分明就是想把锅甩到我头上,你要是真有什么证据,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偏偏要等大家都来了再告诉我?”

许大茂盯着那个傻柱,大声吼道。

“放屁,明明是你杀了那只黑犬,我刚才就在你屋子的一角,听到了。”

傻柱显然也没有想到许大茂会在这个时候跟自己唱反调,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是我们家许大茂干的,拿一条黑色的狗当证据,这也太傻了吧。”

“一爷,这一切都是白二柱做的,跟我们没关系。”

“咱们许大茂这人,为人正直,怎么会在自己的门口撒黑狗血呢?”

翠花站了出来,为许大茂作证。

听到这话,众人不禁撇撇嘴,许大茂要是好,那天下间就真的没有好货了。

“干!”他大喝一声。

傻柱一听到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揪着许大茂的上衣就打了起来。

许大茂怎么也没想到,这傻柱柱竟然真的动手了,毫无防备之下,他的脸颊瞬间变得通红,红肿一片。

“傻柱,你这是做什么?”

“你这王八,还想打我们家许大茂,简直就是找死。”

翠花一看,登时火冒三丈,怒骂一声,冲上去就是一掌,将挡在她身前的木桩推开。

“我告诉你,我不和一个女孩子动手,别让我打你!”

“许大茂,此事不能善罢甘休。”

傻柱子一把将挡在自己身前的翠花给推了出去,接着又抓起许大茂,对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一点也没客气。

许大茂很是凄惨,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他不等,悄悄踹了这二货两下。

“停,停,停!”

一位老者连忙走了过来,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他干的好事,我怎么就不能动手了?”

傻柱瞪了一眼面前的老者,怒道。

如果是之前,他肯定要痛骂许大茂一顿。

“傻柱,王八蛋,稍安勿躁,此事没完。”

“王八蛋,你这个灾星,跟秦淮茹结婚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许大茂见有个老者挡在前面,顿时冲着这傻大柱咆哮道。

“你倒是说呀!”

傻柱子一听,立刻怒了,手中的棍子指着许大茂。

许大茂见状,直接被吓坏了,哪里还敢多说什么。

“废物!”

看到许大茂不说话了,这二货嘿嘿一笑,眼中尽是不屑之色。

“白子儿,别逼人太甚,要打就打,告诉你,咱家许大茂年纪不大,你可别以多欺少。”

翠花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喜色,立刻挡在了叶子锋的面前,高声喝道。

“行了行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那许大茂是对是不对,你也打过他了,这件事就此揭过。”

“大家都是医生,明天还要上班,能不能别吵了?”

“该不会是丢了这一届的先进集体,所以才会这么猖狂吧?”

一位大老爷一脸愤怒的看着北风。

如果不是因为许大强,他现在已经被发配到厂子里去了。

“既然是你外公,那我就放过你,不过许大茂,你要记得,咱们有仇必报,以后别让我发现你,不然,我弄死你!”

傻柱盯着许大茂,一脸凶狠的说道。

“姓徐的,老子许大茂还没那么无耻。”

“这傻柱分明就是想把锅甩到我头上,你要是真有什么证据,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偏偏要等大家都来了再告诉我?”

许大茂盯着那个傻柱,大声吼道。

“放屁,明明是你杀了那只黑犬,我刚才就在你屋子的一角,听到了。”

傻柱显然也没有想到许大茂会在这个时候跟自己唱反调,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是我们家许大茂干的,拿一条黑色的狗当证据,这也太傻了吧。”

“一爷,这一切都是白二柱做的,跟我们没关系。”

“咱们许大茂这人,为人正直,怎么会在自己的门口撒黑狗血呢?”

翠花站了出来,为许大茂作证。

听到这话,众人不禁撇撇嘴,许大茂要是好,那天下间就真的没有好货了。

“干!”他大喝一声。

傻柱一听到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揪着许大茂的上衣就打了起来。

许大茂怎么也没想到,这傻柱柱竟然真的动手了,毫无防备之下,他的脸颊瞬间变得通红,红肿一片。

“傻柱,你这是做什么?”

“你这王八,还想打我们家许大茂,简直就是找死。”

翠花一看,登时火冒三丈,怒骂一声,冲上去就是一掌,将挡在她身前的木桩推开。

“我告诉你,我不和一个女孩子动手,别让我打你!”

“许大茂,此事不能善罢甘休。”

傻柱子一把将挡在自己身前的翠花给推了出去,接着又抓起许大茂,对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一点也没客气。

许大茂很是凄惨,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他不等,悄悄踹了这二货两下。

“停,停,停!”

一位老者连忙走了过来,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他干的好事,我怎么就不能动手了?”

傻柱瞪了一眼面前的老者,怒道。

如果是之前,他肯定要痛骂许大茂一顿。

“傻柱,王八蛋,稍安勿躁,此事没完。”

“王八蛋,你这个灾星,跟秦淮茹结婚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许大茂见有个老者挡在前面,顿时冲着这傻大柱咆哮道。

“你倒是说呀!”

傻柱子一听,立刻怒了,手中的棍子指着许大茂。

许大茂见状,直接被吓坏了,哪里还敢多说什么。

“废物!”

看到许大茂不说话了,这二货嘿嘿一笑,眼中尽是不屑之色。

“白子儿,别逼人太甚,要打就打,告诉你,咱家许大茂年纪不大,你可别以多欺少。”

翠花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喜色,立刻挡在了叶子锋的面前,高声喝道。

“行了行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那许大茂是对是不对,你也打过他了,这件事就此揭过。”

“大家都是医生,明天还要上班,能不能别吵了?”

“该不会是丢了这一届的先进集体,所以才会这么猖狂吧?”

一位大老爷一脸愤怒的看着北风。

如果不是因为许大强,他现在已经被发配到厂子里去了。

“既然是你外公,那我就放过你,不过许大茂,你要记得,咱们有仇必报,以后别让我发现你,不然,我弄死你!”

傻柱盯着许大茂,一脸凶狠的说道。

“姓徐的,老子许大茂还没那么无耻。”

“这傻柱分明就是想把锅甩到我头上,你要是真有什么证据,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偏偏要等大家都来了再告诉我?”

许大茂盯着那个傻柱,大声吼道。

“放屁,明明是你杀了那只黑犬,我刚才就在你屋子的一角,听到了。”

傻柱显然也没有想到许大茂会在这个时候跟自己唱反调,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是我们家许大茂干的,拿一条黑色的狗当证据,这也太傻了吧。”

“一爷,这一切都是白二柱做的,跟我们没关系。”

“咱们许大茂这人,为人正直,怎么会在自己的门口撒黑狗血呢?”

翠花站了出来,为许大茂作证。

听到这话,众人不禁撇撇嘴,许大茂要是好,那天下间就真的没有好货了。

“干!”他大喝一声。

傻柱一听到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揪着许大茂的上衣就打了起来。

许大茂怎么也没想到,这傻柱柱竟然真的动手了,毫无防备之下,他的脸颊瞬间变得通红,红肿一片。

“傻柱,你这是做什么?”

“你这王八,还想打我们家许大茂,简直就是找死。”

翠花一看,登时火冒三丈,怒骂一声,冲上去就是一掌,将挡在她身前的木桩推开。

“我告诉你,我不和一个女孩子动手,别让我打你!”

“许大茂,此事不能善罢甘休。”

傻柱子一把将挡在自己身前的翠花给推了出去,接着又抓起许大茂,对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一点也没客气。

许大茂很是凄惨,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他不等,悄悄踹了这二货两下。

“停,停,停!”

一位老者连忙走了过来,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他干的好事,我怎么就不能动手了?”

傻柱瞪了一眼面前的老者,怒道。

如果是之前,他肯定要痛骂许大茂一顿。

“傻柱,王八蛋,稍安勿躁,此事没完。”

“王八蛋,你这个灾星,跟秦淮茹结婚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许大茂见有个老者挡在前面,顿时冲着这傻大柱咆哮道。

“你倒是说呀!”

傻柱子一听,立刻怒了,手中的棍子指着许大茂。

许大茂见状,直接被吓坏了,哪里还敢多说什么。

“废物!”

看到许大茂不说话了,这二货嘿嘿一笑,眼中尽是不屑之色。

“白子儿,别逼人太甚,要打就打,告诉你,咱家许大茂年纪不大,你可别以多欺少。”

翠花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喜色,立刻挡在了叶子锋的面前,高声喝道。

“行了行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那许大茂是对是不对,你也打过他了,这件事就此揭过。”

“大家都是医生,明天还要上班,能不能别吵了?”

“该不会是丢了这一届的先进集体,所以才会这么猖狂吧?”

一位大老爷一脸愤怒的看着北风。

如果不是因为许大强,他现在已经被发配到厂子里去了。

“既然是你外公,那我就放过你,不过许大茂,你要记得,咱们有仇必报,以后别让我发现你,不然,我弄死你!”

傻柱盯着许大茂,一脸凶狠的说道。

“姓徐的,老子许大茂还没那么无耻。”

“这傻柱分明就是想把锅甩到我头上,你要是真有什么证据,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偏偏要等大家都来了再告诉我?”

许大茂盯着那个傻柱,大声吼道。

“放屁,明明是你杀了那只黑犬,我刚才就在你屋子的一角,听到了。”

傻柱显然也没有想到许大茂会在这个时候跟自己唱反调,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是我们家许大茂干的,拿一条黑色的狗当证据,这也太傻了吧。”

“一爷,这一切都是白二柱做的,跟我们没关系。”

“咱们许大茂这人,为人正直,怎么会在自己的门口撒黑狗血呢?”

翠花站了出来,为许大茂作证。

听到这话,众人不禁撇撇嘴,许大茂要是好,那天下间就真的没有好货了。

“干!”他大喝一声。

傻柱一听到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揪着许大茂的上衣就打了起来。

许大茂怎么也没想到,这傻柱柱竟然真的动手了,毫无防备之下,他的脸颊瞬间变得通红,红肿一片。

“傻柱,你这是做什么?”

“你这王八,还想打我们家许大茂,简直就是找死。”

翠花一看,登时火冒三丈,怒骂一声,冲上去就是一掌,将挡在她身前的木桩推开。

“我告诉你,我不和一个女孩子动手,别让我打你!”

“许大茂,此事不能善罢甘休。”

傻柱子一把将挡在自己身前的翠花给推了出去,接着又抓起许大茂,对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一点也没客气。

许大茂很是凄惨,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他不等,悄悄踹了这二货两下。

“停,停,停!”

一位老者连忙走了过来,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他干的好事,我怎么就不能动手了?”

傻柱瞪了一眼面前的老者,怒道。

如果是之前,他肯定要痛骂许大茂一顿。

“傻柱,王八蛋,稍安勿躁,此事没完。”

“王八蛋,你这个灾星,跟秦淮茹结婚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许大茂见有个老者挡在前面,顿时冲着这傻大柱咆哮道。

“你倒是说呀!”

傻柱子一听,立刻怒了,手中的棍子指着许大茂。

许大茂见状,直接被吓坏了,哪里还敢多说什么。

“废物!”

看到许大茂不说话了,这二货嘿嘿一笑,眼中尽是不屑之色。

“白子儿,别逼人太甚,要打就打,告诉你,咱家许大茂年纪不大,你可别以多欺少。”

翠花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喜色,立刻挡在了叶子锋的面前,高声喝道。

“行了行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那许大茂是对是不对,你也打过他了,这件事就此揭过。”

“大家都是医生,明天还要上班,能不能别吵了?”

“该不会是丢了这一届的先进集体,所以才会这么猖狂吧?”

一位大老爷一脸愤怒的看着北风。

如果不是因为许大强,他现在已经被发配到厂子里去了。

“既然是你外公,那我就放过你,不过许大茂,你要记得,咱们有仇必报,以后别让我发现你,不然,我弄死你!”

傻柱盯着许大茂,一脸凶狠的说道。

“姓徐的,老子许大茂还没那么无耻。”

“这傻柱分明就是想把锅甩到我头上,你要是真有什么证据,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偏偏要等大家都来了再告诉我?”

许大茂盯着那个傻柱,大声吼道。

“放屁,明明是你杀了那只黑犬,我刚才就在你屋子的一角,听到了。”

傻柱显然也没有想到许大茂会在这个时候跟自己唱反调,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是我们家许大茂干的,拿一条黑色的狗当证据,这也太傻了吧。”

“一爷,这一切都是白二柱做的,跟我们没关系。”

“咱们许大茂这人,为人正直,怎么会在自己的门口撒黑狗血呢?”

翠花站了出来,为许大茂作证。

听到这话,众人不禁撇撇嘴,许大茂要是好,那天下间就真的没有好货了。

“干!”他大喝一声。

傻柱一听到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揪着许大茂的上衣就打了起来。

许大茂怎么也没想到,这傻柱柱竟然真的动手了,毫无防备之下,他的脸颊瞬间变得通红,红肿一片。

“傻柱,你这是做什么?”

“你这王八,还想打我们家许大茂,简直就是找死。”

翠花一看,登时火冒三丈,怒骂一声,冲上去就是一掌,将挡在她身前的木桩推开。

“我告诉你,我不和一个女孩子动手,别让我打你!”

“许大茂,此事不能善罢甘休。”

傻柱子一把将挡在自己身前的翠花给推了出去,接着又抓起许大茂,对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一点也没客气。

许大茂很是凄惨,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他不等,悄悄踹了这二货两下。

“停,停,停!”

一位老者连忙走了过来,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他干的好事,我怎么就不能动手了?”

傻柱瞪了一眼面前的老者,怒道。

如果是之前,他肯定要痛骂许大茂一顿。

“傻柱,王八蛋,稍安勿躁,此事没完。”

“王八蛋,你这个灾星,跟秦淮茹结婚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许大茂见有个老者挡在前面,顿时冲着这傻大柱咆哮道。

“你倒是说呀!”

傻柱子一听,立刻怒了,手中的棍子指着许大茂。

许大茂见状,直接被吓坏了,哪里还敢多说什么。

“废物!”

看到许大茂不说话了,这二货嘿嘿一笑,眼中尽是不屑之色。

“白子儿,别逼人太甚,要打就打,告诉你,咱家许大茂年纪不大,你可别以多欺少。”

翠花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喜色,立刻挡在了叶子锋的面前,高声喝道。

“行了行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那许大茂是对是不对,你也打过他了,这件事就此揭过。”

“大家都是医生,明天还要上班,能不能别吵了?”

“该不会是丢了这一届的先进集体,所以才会这么猖狂吧?”

一位大老爷一脸愤怒的看着北风。

如果不是因为许大强,他现在已经被发配到厂子里去了。

“既然是你外公,那我就放过你,不过许大茂,你要记得,咱们有仇必报,以后别让我发现你,不然,我弄死你!”

傻柱盯着许大茂,一脸凶狠的说道。

“姓徐的,老子许大茂还没那么无耻。”

“这傻柱分明就是想把锅甩到我头上,你要是真有什么证据,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偏偏要等大家都来了再告诉我?”

许大茂盯着那个傻柱,大声吼道。

“放屁,明明是你杀了那只黑犬,我刚才就在你屋子的一角,听到了。”

傻柱显然也没有想到许大茂会在这个时候跟自己唱反调,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是我们家许大茂干的,拿一条黑色的狗当证据,这也太傻了吧。”

“一爷,这一切都是白二柱做的,跟我们没关系。”

“咱们许大茂这人,为人正直,怎么会在自己的门口撒黑狗血呢?”

翠花站了出来,为许大茂作证。

听到这话,众人不禁撇撇嘴,许大茂要是好,那天下间就真的没有好货了。

“干!”他大喝一声。

傻柱一听到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揪着许大茂的上衣就打了起来。

许大茂怎么也没想到,这傻柱柱竟然真的动手了,毫无防备之下,他的脸颊瞬间变得通红,红肿一片。

“傻柱,你这是做什么?”

“你这王八,还想打我们家许大茂,简直就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