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功成

大荒剑帝 食堂包子 15810 字 21天前

魏太初的到来,是一个意外。

原本,南方守护可以,抗住玄圣三人围杀,撑到援手到来。

届时合双方之力,击溃玄圣等,便可侵占小青天,开启魔临时代。

可现在,一切都变了。

也正因为这点,在魏太初到来瞬间,南方守护便毫不犹豫出手,试图引爆其体内魔种。

他失败了,局势也因此彻底恶化!

四方镇魇法,需四尊彼岸境才可施展,当年真魔意外降临小青天,引发魔灾浩劫。

正是凭借此法,才将其强行封印,拯救了亿万苍生。可今日,四方镇魇再启,却是要用来镇压,其开创者,曾在魔灾之中,舍生忘死力挽天倾的南方守护……

这局面,不知该说是嘲讽,还是悲哀!

“玄圣,睁大眼睛看看,你们尽已入魔!这天下,终归要被魔侵占,成为魔临疆域。”

“为何还要执迷不悟?放过我,你我联手,做小青天世界的无上魔祖,万事万物生杀予夺,不好吗?!江离、神目,还有这尊人皇,都可以成为,你我修行的养料,助你我再进一步,去窥探这浩瀚宇宙,更高层次的风采!”

南方守护挣扎时大声咆哮,是他创造了四方镇魇法,自然很清楚,它的恐怖之处。

若玄圣未破境真神还好,如今有他为首,合四方之力,真的可以将他彻底镇压。如当年的真魔,被封入永夜,只能在枯寂与绝望中,承受无尽的绝望!

这样的下场,他绝不愿意。

玄圣能被说动,那自然最好,他真的不介意与玄圣一起,瓜分小青天世界的一切。

即便失败,也能令江离、神目及魏太初,心底生出嫌隙。

人心不齐、意念凌乱,则四方镇魇法威力大减,南方守护就可以,咬牙死扛过去……援手就要到了,他已能清楚感受到,对方的气机,正在跨越混沌,极速赶来。

可结果,却让南方守护绝望又愤怒,他头顶之上封印快速成型,所有算计尽数落空!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这么相信玄圣?他也入魔了,跟我一样,彻彻底底的入魔。

睁眼看清楚啊王八蛋!

“江离!神目!你们就不怕,此刻封印了我,玄圣扭过头来,就能将小青天世界,变成无边炼狱……到时,他是唯一的入魔真神,谁能挡他?我发誓,你们放过我,我可以彻底离开,再也不回小青天。甚至,还能帮你们,将玄圣彻底放逐!”

江离面无表情,缓缓道:“南方守护,给自己留些体面,不要再做无谓的挑拨。”

神目撇了撇嘴,“看我做什么?没错,我是很讨厌老龟壳,他不恭敬前辈,对我多次无礼,还总喜欢揭人伤疤……但我得承认,他这个人向来靠谱……至少,要比你靠谱的多……既然只能选择相信一个人,老子为什么不选他?”

能看得出,他心里还是有点不爽,可态度却很坚定。

南方守护咬牙切齿,“我哪里比不上玄圣?就只是因为,我更快一步被魔侵蚀?可他明明是跟我一样的……就算,他暂时能够,压制心底的魔念,可总有一天,玄圣也会步我的后尘……”

“蠢货!一群蠢货,你们不相信我,一定会后悔!”

魏太初与南方守护,不甘怨恨的眼眸对望,他想了一下,道:“我觉得,南方守护的话,有些道理。”

江离皱眉,神目眼底,涌现一丝阴翳。

四方镇魇法的弱点,他们都很清楚。

南方守护眼神一亮,大声道:“没错,我就知道,一定有聪明人,能意识到这点!”

“放过我,让我与玄圣一起,被小青天世界放逐,才是最好的结果……难怪,阁下能成为人皇,果真是智慧高绝,出类拔萃之辈!”

魏太初点头,“是吧?我也觉得!不过,你还能不能,拿出点别的理由,我还有一点点犹豫。”

别的理由?还要踏马什么理由?!封印即将成型,南方守护眼前,已看到了无边永夜的虚影。

他心头暴戾翻滚,恨不能将这混账,给撕成粉碎,可脸上却硬挤出笑容,高声道:“有!当然有!”

“阁下体内,有一颗真魔魔种,对此物的恐怖必然很清楚。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阁下,只要被魔种沾染、侵蚀,这一生都绝无可能,再将其摆脱。哪怕拼命反抗,也只能一点一点,被其彻底侵蚀,最终沉沦魔道,吾与玄圣就是最好的例子!”

“所以,今日之吾,便是阁下之未来,玄圣可以这样对我,也能这样对你!留他在小青天世界,就是最大的毒瘤与不确定,人皇阁下觉得如何?”

魏太初一脸认真,肃容点头,“对,太对了!”

“我与南方守护,当真一见如故,你的观点深得吾心,玄圣手段酷烈,不得不防……嗯,还有吗?”

他一脸认真,眼底的真诚、挣扎如此明显。

以至于,暴走边缘的南方守护,都生出一个念头——或许,大概、可能……此人是真的相信我?

可还有什么?能说的,老子都说了……哦,对对对,除了威胁之外,还有个人好处。自私自利嘛,大道境的看家本领,他入魔之后,受魔念影响,竟连这点都忘了。

自觉把握到关键,南方守护精神一振,大声道:“人皇阁下,吾与玄圣皆是,借魔力破境真神,料来他绝对不会,将此法告知与你。吾南方守护立誓,一旦脱身,必将其中关窍,对阁下和盘托出,助你修行再进一步!”

魏太初眼神明亮,露出几分迫切,“当真?”

“千真万确,绝无虚言!”

“怎么个千真万确?都怪在下,此生见多了世间阴私之事,连信任别人都已做不到了。”

魏太初一脸自责、愧疚,“所以,我需要南方守护,给我一个保证……咳!你该不会嘲笑我吧?”

“……”

南方守护深吸口气,面露微笑,“不会,吾与人皇三观一致,意气相投,未来定是至交好友。可现今处境,人皇当很清楚,吾实在别无他法……还请先出手救我,封印即将完成……人皇阁下,切莫再做耽搁,否则未来他日,必定悔恨当初啊!”

语气诚恳笑容温润,可笑他如今,被封印压的趴在地上,披头散发的狼狈不堪。卖相差了点,就像是一条,跪在地上求饶的死狗,看着有点好笑。

魏太初觉得,做人不能太过分,你都看人家这么狼狈了,怎么还能笑呢?太没公德心!

于是,他肃容点头,“哦,原来封印快好了啊。”

又抬头,看向玄圣。

玄圣沉默一下,点点头,看向南方守护的眼神,此刻很复杂。

怎么说呢?

作为晚辈,彼岸后来者,江离算是他潜在的竞争者,神目是个逗逼,真正如师如友的,唯有南方守护。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玄圣对南方守护,都尊敬且亲近。

他,是多么骄傲,多么睿智,多么笑容温润,似兄父般的人物啊……怎么今日,就成了这副模样?

大概,这才是南方守护,不为人知的一面。

又或者,当陷入绝境之中,最后一根稻草落下时,即便明知道它毫无作用,还是会拼命攥紧。

哪怕,为此丑态毕露,为此羞辱了自己的智商……因为,这就是人性!

魏太初没这么多感受,他只是希望,不要有太多波折的尽快完事,然后解决自己的问题。

所以,在得到确切回应后,他“哦”了一声,对南方守护一笑,“还挺快的,本来觉得,还能跟南方守护你,多交流一番呢。”

“可惜,只能等下次了……我说真的,下次等你出来的时候,我一定选择相信你!”

南方守护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他疯狂喘气,是被封印压制,更因为怒火在燃烧。

“耍我……哈哈哈……我南方……竟有一日沦落到……被人视为小丑……随意戏耍的地步……”

“报应,果然是报应,我当年就应该,选择直接入魔!而不是傻到,自我封至此……蠢,实在是太蠢了!”

他低笑,又大笑,酣畅淋漓,笑的眼泪都落下来。

然后,那一双泪眼,直勾勾盯住魏太初,“人皇,我记住你了,不久之后,你我一定会再见……到时,我要好好的,认真地跟你聊一聊……哈哈哈,真的,我保证!”

魏太初道:“我很期待。”

然后,转身就问玄圣,“只能封印吗?我觉得再好的封印,都不如杀了更靠谱,如果能动手的话,我很乐意帮忙,甚至还能提供一点,不太那么成熟的小想法。”

江离,神目:……

狗还是你狗啊!

不过,或许这小子,真能有办法呢?毕竟谁能想到,他一个赶鸭子上架的人皇,没被干掉不说,还一路闯到了这里。虽不知晓,先前发生在混沌中的诸多厮杀,但以彼岸境的眼界,念头微动便能猜到。

魏太初身上,必有隐秘!

玄圣思索,他看了一眼魏太初,眼神又落在南方守护身上,“嗯,倒也可以尝试……”

还未说完,就听到一声咆哮,“玄圣!人皇!还有你们两个王八蛋……想杀本座,不可能!”

“等着,你们都等着,我一定会回来,一定!”

轰——

主动放弃反抗,永夜刹那间自混沌涌现,将南方守护一口吞没。

四方镇魇法,功成!

可还有什么?能说的,老子都说了……哦,对对对,除了威胁之外,还有个人好处。自私自利嘛,大道境的看家本领,他入魔之后,受魔念影响,竟连这点都忘了。

自觉把握到关键,南方守护精神一振,大声道:“人皇阁下,吾与玄圣皆是,借魔力破境真神,料来他绝对不会,将此法告知与你。吾南方守护立誓,一旦脱身,必将其中关窍,对阁下和盘托出,助你修行再进一步!”

魏太初眼神明亮,露出几分迫切,“当真?”

“千真万确,绝无虚言!”

“怎么个千真万确?都怪在下,此生见多了世间阴私之事,连信任别人都已做不到了。”

魏太初一脸自责、愧疚,“所以,我需要南方守护,给我一个保证……咳!你该不会嘲笑我吧?”

“……”

南方守护深吸口气,面露微笑,“不会,吾与人皇三观一致,意气相投,未来定是至交好友。可现今处境,人皇当很清楚,吾实在别无他法……还请先出手救我,封印即将完成……人皇阁下,切莫再做耽搁,否则未来他日,必定悔恨当初啊!”

语气诚恳笑容温润,可笑他如今,被封印压的趴在地上,披头散发的狼狈不堪。卖相差了点,就像是一条,跪在地上求饶的死狗,看着有点好笑。

魏太初觉得,做人不能太过分,你都看人家这么狼狈了,怎么还能笑呢?太没公德心!

于是,他肃容点头,“哦,原来封印快好了啊。”

又抬头,看向玄圣。

玄圣沉默一下,点点头,看向南方守护的眼神,此刻很复杂。

怎么说呢?

作为晚辈,彼岸后来者,江离算是他潜在的竞争者,神目是个逗逼,真正如师如友的,唯有南方守护。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玄圣对南方守护,都尊敬且亲近。

他,是多么骄傲,多么睿智,多么笑容温润,似兄父般的人物啊……怎么今日,就成了这副模样?

大概,这才是南方守护,不为人知的一面。

又或者,当陷入绝境之中,最后一根稻草落下时,即便明知道它毫无作用,还是会拼命攥紧。

哪怕,为此丑态毕露,为此羞辱了自己的智商……因为,这就是人性!

魏太初没这么多感受,他只是希望,不要有太多波折的尽快完事,然后解决自己的问题。

所以,在得到确切回应后,他“哦”了一声,对南方守护一笑,“还挺快的,本来觉得,还能跟南方守护你,多交流一番呢。”

“可惜,只能等下次了……我说真的,下次等你出来的时候,我一定选择相信你!”

南方守护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他疯狂喘气,是被封印压制,更因为怒火在燃烧。

“耍我……哈哈哈……我南方……竟有一日沦落到……被人视为小丑……随意戏耍的地步……”

“报应,果然是报应,我当年就应该,选择直接入魔!而不是傻到,自我封至此……蠢,实在是太蠢了!”

他低笑,又大笑,酣畅淋漓,笑的眼泪都落下来。

然后,那一双泪眼,直勾勾盯住魏太初,“人皇,我记住你了,不久之后,你我一定会再见……到时,我要好好的,认真地跟你聊一聊……哈哈哈,真的,我保证!”

魏太初道:“我很期待。”

然后,转身就问玄圣,“只能封印吗?我觉得再好的封印,都不如杀了更靠谱,如果能动手的话,我很乐意帮忙,甚至还能提供一点,不太那么成熟的小想法。”

江离,神目:……

狗还是你狗啊!

不过,或许这小子,真能有办法呢?毕竟谁能想到,他一个赶鸭子上架的人皇,没被干掉不说,还一路闯到了这里。虽不知晓,先前发生在混沌中的诸多厮杀,但以彼岸境的眼界,念头微动便能猜到。

魏太初身上,必有隐秘!

玄圣思索,他看了一眼魏太初,眼神又落在南方守护身上,“嗯,倒也可以尝试……”

还未说完,就听到一声咆哮,“玄圣!人皇!还有你们两个王八蛋……想杀本座,不可能!”

“等着,你们都等着,我一定会回来,一定!”

轰——

主动放弃反抗,永夜刹那间自混沌涌现,将南方守护一口吞没。

四方镇魇法,功成!

可还有什么?能说的,老子都说了……哦,对对对,除了威胁之外,还有个人好处。自私自利嘛,大道境的看家本领,他入魔之后,受魔念影响,竟连这点都忘了。

自觉把握到关键,南方守护精神一振,大声道:“人皇阁下,吾与玄圣皆是,借魔力破境真神,料来他绝对不会,将此法告知与你。吾南方守护立誓,一旦脱身,必将其中关窍,对阁下和盘托出,助你修行再进一步!”

魏太初眼神明亮,露出几分迫切,“当真?”

“千真万确,绝无虚言!”

“怎么个千真万确?都怪在下,此生见多了世间阴私之事,连信任别人都已做不到了。”

魏太初一脸自责、愧疚,“所以,我需要南方守护,给我一个保证……咳!你该不会嘲笑我吧?”

“……”

南方守护深吸口气,面露微笑,“不会,吾与人皇三观一致,意气相投,未来定是至交好友。可现今处境,人皇当很清楚,吾实在别无他法……还请先出手救我,封印即将完成……人皇阁下,切莫再做耽搁,否则未来他日,必定悔恨当初啊!”

语气诚恳笑容温润,可笑他如今,被封印压的趴在地上,披头散发的狼狈不堪。卖相差了点,就像是一条,跪在地上求饶的死狗,看着有点好笑。

魏太初觉得,做人不能太过分,你都看人家这么狼狈了,怎么还能笑呢?太没公德心!

于是,他肃容点头,“哦,原来封印快好了啊。”

又抬头,看向玄圣。

玄圣沉默一下,点点头,看向南方守护的眼神,此刻很复杂。

怎么说呢?

作为晚辈,彼岸后来者,江离算是他潜在的竞争者,神目是个逗逼,真正如师如友的,唯有南方守护。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玄圣对南方守护,都尊敬且亲近。

他,是多么骄傲,多么睿智,多么笑容温润,似兄父般的人物啊……怎么今日,就成了这副模样?

大概,这才是南方守护,不为人知的一面。

又或者,当陷入绝境之中,最后一根稻草落下时,即便明知道它毫无作用,还是会拼命攥紧。

哪怕,为此丑态毕露,为此羞辱了自己的智商……因为,这就是人性!

魏太初没这么多感受,他只是希望,不要有太多波折的尽快完事,然后解决自己的问题。

所以,在得到确切回应后,他“哦”了一声,对南方守护一笑,“还挺快的,本来觉得,还能跟南方守护你,多交流一番呢。”

“可惜,只能等下次了……我说真的,下次等你出来的时候,我一定选择相信你!”

南方守护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他疯狂喘气,是被封印压制,更因为怒火在燃烧。

“耍我……哈哈哈……我南方……竟有一日沦落到……被人视为小丑……随意戏耍的地步……”

“报应,果然是报应,我当年就应该,选择直接入魔!而不是傻到,自我封至此……蠢,实在是太蠢了!”

他低笑,又大笑,酣畅淋漓,笑的眼泪都落下来。

然后,那一双泪眼,直勾勾盯住魏太初,“人皇,我记住你了,不久之后,你我一定会再见……到时,我要好好的,认真地跟你聊一聊……哈哈哈,真的,我保证!”

魏太初道:“我很期待。”

然后,转身就问玄圣,“只能封印吗?我觉得再好的封印,都不如杀了更靠谱,如果能动手的话,我很乐意帮忙,甚至还能提供一点,不太那么成熟的小想法。”

江离,神目:……

狗还是你狗啊!

不过,或许这小子,真能有办法呢?毕竟谁能想到,他一个赶鸭子上架的人皇,没被干掉不说,还一路闯到了这里。虽不知晓,先前发生在混沌中的诸多厮杀,但以彼岸境的眼界,念头微动便能猜到。

魏太初身上,必有隐秘!

玄圣思索,他看了一眼魏太初,眼神又落在南方守护身上,“嗯,倒也可以尝试……”

还未说完,就听到一声咆哮,“玄圣!人皇!还有你们两个王八蛋……想杀本座,不可能!”

“等着,你们都等着,我一定会回来,一定!”

轰——

主动放弃反抗,永夜刹那间自混沌涌现,将南方守护一口吞没。

四方镇魇法,功成!

可还有什么?能说的,老子都说了……哦,对对对,除了威胁之外,还有个人好处。自私自利嘛,大道境的看家本领,他入魔之后,受魔念影响,竟连这点都忘了。

自觉把握到关键,南方守护精神一振,大声道:“人皇阁下,吾与玄圣皆是,借魔力破境真神,料来他绝对不会,将此法告知与你。吾南方守护立誓,一旦脱身,必将其中关窍,对阁下和盘托出,助你修行再进一步!”

魏太初眼神明亮,露出几分迫切,“当真?”

“千真万确,绝无虚言!”

“怎么个千真万确?都怪在下,此生见多了世间阴私之事,连信任别人都已做不到了。”

魏太初一脸自责、愧疚,“所以,我需要南方守护,给我一个保证……咳!你该不会嘲笑我吧?”

“……”

南方守护深吸口气,面露微笑,“不会,吾与人皇三观一致,意气相投,未来定是至交好友。可现今处境,人皇当很清楚,吾实在别无他法……还请先出手救我,封印即将完成……人皇阁下,切莫再做耽搁,否则未来他日,必定悔恨当初啊!”

语气诚恳笑容温润,可笑他如今,被封印压的趴在地上,披头散发的狼狈不堪。卖相差了点,就像是一条,跪在地上求饶的死狗,看着有点好笑。

魏太初觉得,做人不能太过分,你都看人家这么狼狈了,怎么还能笑呢?太没公德心!

于是,他肃容点头,“哦,原来封印快好了啊。”

又抬头,看向玄圣。

玄圣沉默一下,点点头,看向南方守护的眼神,此刻很复杂。

怎么说呢?

作为晚辈,彼岸后来者,江离算是他潜在的竞争者,神目是个逗逼,真正如师如友的,唯有南方守护。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玄圣对南方守护,都尊敬且亲近。

他,是多么骄傲,多么睿智,多么笑容温润,似兄父般的人物啊……怎么今日,就成了这副模样?

大概,这才是南方守护,不为人知的一面。

又或者,当陷入绝境之中,最后一根稻草落下时,即便明知道它毫无作用,还是会拼命攥紧。

哪怕,为此丑态毕露,为此羞辱了自己的智商……因为,这就是人性!

魏太初没这么多感受,他只是希望,不要有太多波折的尽快完事,然后解决自己的问题。

所以,在得到确切回应后,他“哦”了一声,对南方守护一笑,“还挺快的,本来觉得,还能跟南方守护你,多交流一番呢。”

“可惜,只能等下次了……我说真的,下次等你出来的时候,我一定选择相信你!”

南方守护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他疯狂喘气,是被封印压制,更因为怒火在燃烧。

“耍我……哈哈哈……我南方……竟有一日沦落到……被人视为小丑……随意戏耍的地步……”

“报应,果然是报应,我当年就应该,选择直接入魔!而不是傻到,自我封至此……蠢,实在是太蠢了!”

他低笑,又大笑,酣畅淋漓,笑的眼泪都落下来。

然后,那一双泪眼,直勾勾盯住魏太初,“人皇,我记住你了,不久之后,你我一定会再见……到时,我要好好的,认真地跟你聊一聊……哈哈哈,真的,我保证!”

魏太初道:“我很期待。”

然后,转身就问玄圣,“只能封印吗?我觉得再好的封印,都不如杀了更靠谱,如果能动手的话,我很乐意帮忙,甚至还能提供一点,不太那么成熟的小想法。”

江离,神目:……

狗还是你狗啊!

不过,或许这小子,真能有办法呢?毕竟谁能想到,他一个赶鸭子上架的人皇,没被干掉不说,还一路闯到了这里。虽不知晓,先前发生在混沌中的诸多厮杀,但以彼岸境的眼界,念头微动便能猜到。

魏太初身上,必有隐秘!

玄圣思索,他看了一眼魏太初,眼神又落在南方守护身上,“嗯,倒也可以尝试……”

还未说完,就听到一声咆哮,“玄圣!人皇!还有你们两个王八蛋……想杀本座,不可能!”

“等着,你们都等着,我一定会回来,一定!”

轰——

主动放弃反抗,永夜刹那间自混沌涌现,将南方守护一口吞没。

四方镇魇法,功成!

可还有什么?能说的,老子都说了……哦,对对对,除了威胁之外,还有个人好处。自私自利嘛,大道境的看家本领,他入魔之后,受魔念影响,竟连这点都忘了。

自觉把握到关键,南方守护精神一振,大声道:“人皇阁下,吾与玄圣皆是,借魔力破境真神,料来他绝对不会,将此法告知与你。吾南方守护立誓,一旦脱身,必将其中关窍,对阁下和盘托出,助你修行再进一步!”

魏太初眼神明亮,露出几分迫切,“当真?”

“千真万确,绝无虚言!”

“怎么个千真万确?都怪在下,此生见多了世间阴私之事,连信任别人都已做不到了。”

魏太初一脸自责、愧疚,“所以,我需要南方守护,给我一个保证……咳!你该不会嘲笑我吧?”

“……”

南方守护深吸口气,面露微笑,“不会,吾与人皇三观一致,意气相投,未来定是至交好友。可现今处境,人皇当很清楚,吾实在别无他法……还请先出手救我,封印即将完成……人皇阁下,切莫再做耽搁,否则未来他日,必定悔恨当初啊!”

语气诚恳笑容温润,可笑他如今,被封印压的趴在地上,披头散发的狼狈不堪。卖相差了点,就像是一条,跪在地上求饶的死狗,看着有点好笑。

魏太初觉得,做人不能太过分,你都看人家这么狼狈了,怎么还能笑呢?太没公德心!

于是,他肃容点头,“哦,原来封印快好了啊。”

又抬头,看向玄圣。

玄圣沉默一下,点点头,看向南方守护的眼神,此刻很复杂。

怎么说呢?

作为晚辈,彼岸后来者,江离算是他潜在的竞争者,神目是个逗逼,真正如师如友的,唯有南方守护。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玄圣对南方守护,都尊敬且亲近。

他,是多么骄傲,多么睿智,多么笑容温润,似兄父般的人物啊……怎么今日,就成了这副模样?

大概,这才是南方守护,不为人知的一面。

又或者,当陷入绝境之中,最后一根稻草落下时,即便明知道它毫无作用,还是会拼命攥紧。

哪怕,为此丑态毕露,为此羞辱了自己的智商……因为,这就是人性!

魏太初没这么多感受,他只是希望,不要有太多波折的尽快完事,然后解决自己的问题。

所以,在得到确切回应后,他“哦”了一声,对南方守护一笑,“还挺快的,本来觉得,还能跟南方守护你,多交流一番呢。”

“可惜,只能等下次了……我说真的,下次等你出来的时候,我一定选择相信你!”

南方守护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他疯狂喘气,是被封印压制,更因为怒火在燃烧。

“耍我……哈哈哈……我南方……竟有一日沦落到……被人视为小丑……随意戏耍的地步……”

“报应,果然是报应,我当年就应该,选择直接入魔!而不是傻到,自我封至此……蠢,实在是太蠢了!”

他低笑,又大笑,酣畅淋漓,笑的眼泪都落下来。

然后,那一双泪眼,直勾勾盯住魏太初,“人皇,我记住你了,不久之后,你我一定会再见……到时,我要好好的,认真地跟你聊一聊……哈哈哈,真的,我保证!”

魏太初道:“我很期待。”

然后,转身就问玄圣,“只能封印吗?我觉得再好的封印,都不如杀了更靠谱,如果能动手的话,我很乐意帮忙,甚至还能提供一点,不太那么成熟的小想法。”

江离,神目:……

狗还是你狗啊!

不过,或许这小子,真能有办法呢?毕竟谁能想到,他一个赶鸭子上架的人皇,没被干掉不说,还一路闯到了这里。虽不知晓,先前发生在混沌中的诸多厮杀,但以彼岸境的眼界,念头微动便能猜到。

魏太初身上,必有隐秘!

玄圣思索,他看了一眼魏太初,眼神又落在南方守护身上,“嗯,倒也可以尝试……”

还未说完,就听到一声咆哮,“玄圣!人皇!还有你们两个王八蛋……想杀本座,不可能!”

“等着,你们都等着,我一定会回来,一定!”

轰——

主动放弃反抗,永夜刹那间自混沌涌现,将南方守护一口吞没。

四方镇魇法,功成!

可还有什么?能说的,老子都说了……哦,对对对,除了威胁之外,还有个人好处。自私自利嘛,大道境的看家本领,他入魔之后,受魔念影响,竟连这点都忘了。

自觉把握到关键,南方守护精神一振,大声道:“人皇阁下,吾与玄圣皆是,借魔力破境真神,料来他绝对不会,将此法告知与你。吾南方守护立誓,一旦脱身,必将其中关窍,对阁下和盘托出,助你修行再进一步!”

魏太初眼神明亮,露出几分迫切,“当真?”

“千真万确,绝无虚言!”

“怎么个千真万确?都怪在下,此生见多了世间阴私之事,连信任别人都已做不到了。”

魏太初一脸自责、愧疚,“所以,我需要南方守护,给我一个保证……咳!你该不会嘲笑我吧?”

“……”

南方守护深吸口气,面露微笑,“不会,吾与人皇三观一致,意气相投,未来定是至交好友。可现今处境,人皇当很清楚,吾实在别无他法……还请先出手救我,封印即将完成……人皇阁下,切莫再做耽搁,否则未来他日,必定悔恨当初啊!”

语气诚恳笑容温润,可笑他如今,被封印压的趴在地上,披头散发的狼狈不堪。卖相差了点,就像是一条,跪在地上求饶的死狗,看着有点好笑。

魏太初觉得,做人不能太过分,你都看人家这么狼狈了,怎么还能笑呢?太没公德心!

于是,他肃容点头,“哦,原来封印快好了啊。”

又抬头,看向玄圣。

玄圣沉默一下,点点头,看向南方守护的眼神,此刻很复杂。

怎么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