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0章 尘埃终落定

逍遥天医 叶妖 14095 字 21天前

陈东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此刻却显得异常的清晰,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他们对于乌尊与江鸿文的身死,有些不敢相信,但这些人也都是那些江家子弟。

至于七爷与那两名圣人,却是早就察觉到了。

毕竟在达到他们这个高度之后,对于气息的感触已经到了一个非常敏感的地步,此时早就没有了江鸿文的气息,毕竟黑纹阵已经破裂了。

至于那魔族的乌尊,现在还哪有什么魔气?

“他们两个......当真死了?”

虽然直到现在并未感受到江鸿文与乌尊的下落,但这两名圣人多少还是有些不相信的,只因为乌尊与江鸿文两人的实力,早已经超过了他们的认知范围。

所以,其中一名圣人转过头去,看向了陈东,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问到。

“没错!他们两个都已经死了。”

陈东则是点了点头,随后便又接着开口说了起来。“我刚才已经控制了力量,所有的能量都爆发在了那一个点上,我们刚才所经历的只是一点点的余威罢了。”

“什么?”

当陈东说完这话的那一刻,除了两名圣人之外,其余残留下来的一众江家子弟,全都傻眼愣在了原地。

他们对于刚才的爆炸可是心有余悸,刚才若不是他们提前处在很远的位置上,加上又在黑纹阵的旁边,估计刚才的那一道冲击波,已经将他们所有人都彻底的抹杀掉了。

“我的天呢,这......这还是他高高抛开那黑红色光团之后所造成的后果,若是正面去抗,估计我们早就死了。”

“那可不是,刚才的爆炸,依我看就算是所有隐世家族的族老加在一起都无法施展出来。”

“难不成刚才的攻击威力已经超越了圣人?”

“......”

这一刻,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面面相觑,惊骇的看向了陈东。

无法置信,刚才那将整个江家直接湮灭掉的攻击,居然会出自陈东这么一个年轻人的手中。

这时,两名圣人看向陈东的脸色也是不由大变,嘴角更是忍不住抽搐了起来。

他们两个都是圣人初期巅峰的强者,对于刚才的爆炸更是深有感悟,自然知道陈东并未说谎。

刚才的爆炸,若是让他们正面遇上,恐怕会被瞬间炸成碎末。

想到这里之后,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不敢再去想了。

因为,越往后面想,越是让人害怕不已。

他们现在更是庆幸自己之前没有主动去与陈东交手,否则现在死的就是自己了。

同时,他们也坚信,此刻就算那江鸿文与乌尊没有彻底的死去,也一定会失去了所有的战斗力。

对于此刻的陈东来讲,失去战斗力的圣人,无非就是一只蝼蚁罢了。

这时,陈东缓缓的朝着前方走了过去,他一边走、一边开启天眼查探了起来,想看看乌尊与江鸿文两个家伙到底是死了没有?

就在他大约走了三四丈距离之后,陈东用天眼发现在不远处的地上,正残落这半块已经完全碎裂的魔晶。

“可惜了,若是完整的魔晶,那该有多好。”

陈东蹲下身子,将这半块魔晶拿了起来。

乌尊乃是千年之前永夜君王手下的第一战将,虽然在千年之前受过伤,可实力却是依旧非常的强悍。

如果是乌尊的整块完好无损的魔晶,陈东若是吸收了,必然会实力暴涨。

弄不好,陈东也会趁机真正的进入到圣人境界。

想了想后,陈东并未将这半块残破的魔晶丢掉,反正还能用,于是便收了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后,陈东转头看向了那两名站在不远处的圣人。

陈东在看向这两人的时候,眼底多少掠过了一抹浓烈的杀意。

要知道最开始的时候,这两人可是与那黑袍老者,还有山羊胡子男都是一起来的。

而他们四人前来此处的目的,便是打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最终的目的也是要杀陈东,夺得陈东身上的无上秘密。

这样的人,哪怕是短暂的盟友,也是该死的。

所以,陈东打算将这两人给处理了,免得日后引发没必要的麻烦。

“陈先生,我们错了,不要杀我们。”

“之前都是被那两个家伙撺掇的,对付陈先生您,也并不是我们的本意。”

“没错,看在我们一同抵御了江鸿文与乌尊的份上,还请陈先生饶过我们一命吧。”

“.......”

看到陈东的目光之后,两名圣人竟是直接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向着陈东表达了自己最为善意的渴求。

废话,他们此刻不跪,等待自己的可就是死亡了。

要知道陈东现在能够施展出来的招式,灭杀他们两个,简直是轻松到了极致。

下跪求饶又如何?

只要能够活下来,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而且,他们已经活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爬到了这一步,可不想就这样死去。

看到这两名圣人朝着陈东跪了下来,不断的开始祈求,七爷不由眯了眯眼睛,眼神有些古怪。

至于其他的一些江家子弟,更是如同见鬼一般的看向了陈东,双腿都在此刻不由的发抖。

他们是真的怕了,现在江家已经灭亡,之后又该何去何存呢?

“你们两个,想活?”陈东低头看向两人,冷冷的问道。

“想......想活!”两人连连点头,急忙开口说道:“陈先生,从今往后,我们两大家族必然会供奉您为神主,一切都以您的命令去遵循,绝不违背。”

“呵,我凭什么相信你们呢?”陈东冷笑了一声。

“我们两个可以发誓,以苍天之威,鉴我等之心,若有违反,天诛地灭。”另有一命圣人三指举天,发起了毒誓。

但,陈东可不是一般人,这种事情他经历的太多了。

之前在雾岛困龙渊的时候,他自认为可以一直跟随自己的百晓生、胖子与瘦子三人,最后胖子与瘦子两个还不是背叛了自己。

所以,在陈东的心里,一切誓言都是狗屁,只有能够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中,才是最为可靠的存在。

“你们若真想活,可以,将这两颗丹药吃了,我便绕过你们一次。”

陈东拿出两颗丹药,丢给了两人。

两人接过丹药,对视了一眼,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最后还是将丹药一口吞了下去。

“记住,敢有任何违背的心思,我都可以让你们两个生不如死。”

陈东威胁了一句之后,便转身走到了一边,开始了恢复。

刚才的那一击,可谓是差点掏空了他的力量,现在必须要赶紧恢复。

大约过了片刻之后,陈东方才感觉自己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陈东站起身来,打算离开这里,毕竟柳如烟也已经救回来了,现在也该是时候离开了。

“七爷,你可知如何出去?”陈东看向七爷,询问出去的路。

七爷沉思了一会,转身指向了某一处......

与此同时,阴山脚下,此刻正聚集了一大群的人,这些人全都是隐世家族四大家族的人。

“嘿,依我看,陈东那小子,肯定是被我们家老祖抓住了。”

“放屁,抓住那小子,必须是我们吴家的老祖。”

“是我们曾家的。”

“......”

这些人都在不停的喧哗,觉得能够抓住陈东的,必然是自己家族的老祖。

而他们也知道,一旦抓住了陈东,他们便可以得到陈东身上的秘密,未来在家族之中造就无数的天才,也指日可待。

但就在这时,从阴山前方的空间之中,突然显现出一道道的身影。

突兀出现的人影,顿时就让在场的四大家族众人惊呆了,他们一个个目不转睛的去看,想知道这些人是何人?

可当他们看清其中的某些人后,瞬间就张大了嘴巴,显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因为,这些人突兀出现的人,赫然便是陈东、柳如烟,还有七爷与那两个圣人等等......

“陈先生,我们错了,不要杀我们。”

“之前都是被那两个家伙撺掇的,对付陈先生您,也并不是我们的本意。”

“没错,看在我们一同抵御了江鸿文与乌尊的份上,还请陈先生饶过我们一命吧。”

“.......”

看到陈东的目光之后,两名圣人竟是直接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向着陈东表达了自己最为善意的渴求。

废话,他们此刻不跪,等待自己的可就是死亡了。

要知道陈东现在能够施展出来的招式,灭杀他们两个,简直是轻松到了极致。

下跪求饶又如何?

只要能够活下来,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而且,他们已经活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爬到了这一步,可不想就这样死去。

看到这两名圣人朝着陈东跪了下来,不断的开始祈求,七爷不由眯了眯眼睛,眼神有些古怪。

至于其他的一些江家子弟,更是如同见鬼一般的看向了陈东,双腿都在此刻不由的发抖。

他们是真的怕了,现在江家已经灭亡,之后又该何去何存呢?

“你们两个,想活?”陈东低头看向两人,冷冷的问道。

“想......想活!”两人连连点头,急忙开口说道:“陈先生,从今往后,我们两大家族必然会供奉您为神主,一切都以您的命令去遵循,绝不违背。”

“呵,我凭什么相信你们呢?”陈东冷笑了一声。

“我们两个可以发誓,以苍天之威,鉴我等之心,若有违反,天诛地灭。”另有一命圣人三指举天,发起了毒誓。

但,陈东可不是一般人,这种事情他经历的太多了。

之前在雾岛困龙渊的时候,他自认为可以一直跟随自己的百晓生、胖子与瘦子三人,最后胖子与瘦子两个还不是背叛了自己。

所以,在陈东的心里,一切誓言都是狗屁,只有能够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中,才是最为可靠的存在。

“你们若真想活,可以,将这两颗丹药吃了,我便绕过你们一次。”

陈东拿出两颗丹药,丢给了两人。

两人接过丹药,对视了一眼,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最后还是将丹药一口吞了下去。

“记住,敢有任何违背的心思,我都可以让你们两个生不如死。”

陈东威胁了一句之后,便转身走到了一边,开始了恢复。

刚才的那一击,可谓是差点掏空了他的力量,现在必须要赶紧恢复。

大约过了片刻之后,陈东方才感觉自己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陈东站起身来,打算离开这里,毕竟柳如烟也已经救回来了,现在也该是时候离开了。

“七爷,你可知如何出去?”陈东看向七爷,询问出去的路。

七爷沉思了一会,转身指向了某一处......

与此同时,阴山脚下,此刻正聚集了一大群的人,这些人全都是隐世家族四大家族的人。

“嘿,依我看,陈东那小子,肯定是被我们家老祖抓住了。”

“放屁,抓住那小子,必须是我们吴家的老祖。”

“是我们曾家的。”

“......”

这些人都在不停的喧哗,觉得能够抓住陈东的,必然是自己家族的老祖。

而他们也知道,一旦抓住了陈东,他们便可以得到陈东身上的秘密,未来在家族之中造就无数的天才,也指日可待。

但就在这时,从阴山前方的空间之中,突然显现出一道道的身影。

突兀出现的人影,顿时就让在场的四大家族众人惊呆了,他们一个个目不转睛的去看,想知道这些人是何人?

可当他们看清其中的某些人后,瞬间就张大了嘴巴,显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因为,这些人突兀出现的人,赫然便是陈东、柳如烟,还有七爷与那两个圣人等等......

“陈先生,我们错了,不要杀我们。”

“之前都是被那两个家伙撺掇的,对付陈先生您,也并不是我们的本意。”

“没错,看在我们一同抵御了江鸿文与乌尊的份上,还请陈先生饶过我们一命吧。”

“.......”

看到陈东的目光之后,两名圣人竟是直接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向着陈东表达了自己最为善意的渴求。

废话,他们此刻不跪,等待自己的可就是死亡了。

要知道陈东现在能够施展出来的招式,灭杀他们两个,简直是轻松到了极致。

下跪求饶又如何?

只要能够活下来,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而且,他们已经活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爬到了这一步,可不想就这样死去。

看到这两名圣人朝着陈东跪了下来,不断的开始祈求,七爷不由眯了眯眼睛,眼神有些古怪。

至于其他的一些江家子弟,更是如同见鬼一般的看向了陈东,双腿都在此刻不由的发抖。

他们是真的怕了,现在江家已经灭亡,之后又该何去何存呢?

“你们两个,想活?”陈东低头看向两人,冷冷的问道。

“想......想活!”两人连连点头,急忙开口说道:“陈先生,从今往后,我们两大家族必然会供奉您为神主,一切都以您的命令去遵循,绝不违背。”

“呵,我凭什么相信你们呢?”陈东冷笑了一声。

“我们两个可以发誓,以苍天之威,鉴我等之心,若有违反,天诛地灭。”另有一命圣人三指举天,发起了毒誓。

但,陈东可不是一般人,这种事情他经历的太多了。

之前在雾岛困龙渊的时候,他自认为可以一直跟随自己的百晓生、胖子与瘦子三人,最后胖子与瘦子两个还不是背叛了自己。

所以,在陈东的心里,一切誓言都是狗屁,只有能够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中,才是最为可靠的存在。

“你们若真想活,可以,将这两颗丹药吃了,我便绕过你们一次。”

陈东拿出两颗丹药,丢给了两人。

两人接过丹药,对视了一眼,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最后还是将丹药一口吞了下去。

“记住,敢有任何违背的心思,我都可以让你们两个生不如死。”

陈东威胁了一句之后,便转身走到了一边,开始了恢复。

刚才的那一击,可谓是差点掏空了他的力量,现在必须要赶紧恢复。

大约过了片刻之后,陈东方才感觉自己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陈东站起身来,打算离开这里,毕竟柳如烟也已经救回来了,现在也该是时候离开了。

“七爷,你可知如何出去?”陈东看向七爷,询问出去的路。

七爷沉思了一会,转身指向了某一处......

与此同时,阴山脚下,此刻正聚集了一大群的人,这些人全都是隐世家族四大家族的人。

“嘿,依我看,陈东那小子,肯定是被我们家老祖抓住了。”

“放屁,抓住那小子,必须是我们吴家的老祖。”

“是我们曾家的。”

“......”

这些人都在不停的喧哗,觉得能够抓住陈东的,必然是自己家族的老祖。

而他们也知道,一旦抓住了陈东,他们便可以得到陈东身上的秘密,未来在家族之中造就无数的天才,也指日可待。

但就在这时,从阴山前方的空间之中,突然显现出一道道的身影。

突兀出现的人影,顿时就让在场的四大家族众人惊呆了,他们一个个目不转睛的去看,想知道这些人是何人?

可当他们看清其中的某些人后,瞬间就张大了嘴巴,显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因为,这些人突兀出现的人,赫然便是陈东、柳如烟,还有七爷与那两个圣人等等......

“陈先生,我们错了,不要杀我们。”

“之前都是被那两个家伙撺掇的,对付陈先生您,也并不是我们的本意。”

“没错,看在我们一同抵御了江鸿文与乌尊的份上,还请陈先生饶过我们一命吧。”

“.......”

看到陈东的目光之后,两名圣人竟是直接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向着陈东表达了自己最为善意的渴求。

废话,他们此刻不跪,等待自己的可就是死亡了。

要知道陈东现在能够施展出来的招式,灭杀他们两个,简直是轻松到了极致。

下跪求饶又如何?

只要能够活下来,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而且,他们已经活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爬到了这一步,可不想就这样死去。

看到这两名圣人朝着陈东跪了下来,不断的开始祈求,七爷不由眯了眯眼睛,眼神有些古怪。

至于其他的一些江家子弟,更是如同见鬼一般的看向了陈东,双腿都在此刻不由的发抖。

他们是真的怕了,现在江家已经灭亡,之后又该何去何存呢?

“你们两个,想活?”陈东低头看向两人,冷冷的问道。

“想......想活!”两人连连点头,急忙开口说道:“陈先生,从今往后,我们两大家族必然会供奉您为神主,一切都以您的命令去遵循,绝不违背。”

“呵,我凭什么相信你们呢?”陈东冷笑了一声。

“我们两个可以发誓,以苍天之威,鉴我等之心,若有违反,天诛地灭。”另有一命圣人三指举天,发起了毒誓。

但,陈东可不是一般人,这种事情他经历的太多了。

之前在雾岛困龙渊的时候,他自认为可以一直跟随自己的百晓生、胖子与瘦子三人,最后胖子与瘦子两个还不是背叛了自己。

所以,在陈东的心里,一切誓言都是狗屁,只有能够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中,才是最为可靠的存在。

“你们若真想活,可以,将这两颗丹药吃了,我便绕过你们一次。”

陈东拿出两颗丹药,丢给了两人。

两人接过丹药,对视了一眼,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最后还是将丹药一口吞了下去。

“记住,敢有任何违背的心思,我都可以让你们两个生不如死。”

陈东威胁了一句之后,便转身走到了一边,开始了恢复。

刚才的那一击,可谓是差点掏空了他的力量,现在必须要赶紧恢复。

大约过了片刻之后,陈东方才感觉自己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陈东站起身来,打算离开这里,毕竟柳如烟也已经救回来了,现在也该是时候离开了。

“七爷,你可知如何出去?”陈东看向七爷,询问出去的路。

七爷沉思了一会,转身指向了某一处......

与此同时,阴山脚下,此刻正聚集了一大群的人,这些人全都是隐世家族四大家族的人。

“嘿,依我看,陈东那小子,肯定是被我们家老祖抓住了。”

“放屁,抓住那小子,必须是我们吴家的老祖。”

“是我们曾家的。”

“......”

这些人都在不停的喧哗,觉得能够抓住陈东的,必然是自己家族的老祖。

而他们也知道,一旦抓住了陈东,他们便可以得到陈东身上的秘密,未来在家族之中造就无数的天才,也指日可待。

但就在这时,从阴山前方的空间之中,突然显现出一道道的身影。

突兀出现的人影,顿时就让在场的四大家族众人惊呆了,他们一个个目不转睛的去看,想知道这些人是何人?

可当他们看清其中的某些人后,瞬间就张大了嘴巴,显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因为,这些人突兀出现的人,赫然便是陈东、柳如烟,还有七爷与那两个圣人等等......

“陈先生,我们错了,不要杀我们。”

“之前都是被那两个家伙撺掇的,对付陈先生您,也并不是我们的本意。”

“没错,看在我们一同抵御了江鸿文与乌尊的份上,还请陈先生饶过我们一命吧。”

“.......”

看到陈东的目光之后,两名圣人竟是直接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向着陈东表达了自己最为善意的渴求。

废话,他们此刻不跪,等待自己的可就是死亡了。

要知道陈东现在能够施展出来的招式,灭杀他们两个,简直是轻松到了极致。

下跪求饶又如何?

只要能够活下来,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而且,他们已经活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爬到了这一步,可不想就这样死去。

看到这两名圣人朝着陈东跪了下来,不断的开始祈求,七爷不由眯了眯眼睛,眼神有些古怪。

至于其他的一些江家子弟,更是如同见鬼一般的看向了陈东,双腿都在此刻不由的发抖。

他们是真的怕了,现在江家已经灭亡,之后又该何去何存呢?

“你们两个,想活?”陈东低头看向两人,冷冷的问道。

“想......想活!”两人连连点头,急忙开口说道:“陈先生,从今往后,我们两大家族必然会供奉您为神主,一切都以您的命令去遵循,绝不违背。”

“呵,我凭什么相信你们呢?”陈东冷笑了一声。

“我们两个可以发誓,以苍天之威,鉴我等之心,若有违反,天诛地灭。”另有一命圣人三指举天,发起了毒誓。

但,陈东可不是一般人,这种事情他经历的太多了。

之前在雾岛困龙渊的时候,他自认为可以一直跟随自己的百晓生、胖子与瘦子三人,最后胖子与瘦子两个还不是背叛了自己。

所以,在陈东的心里,一切誓言都是狗屁,只有能够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中,才是最为可靠的存在。

“你们若真想活,可以,将这两颗丹药吃了,我便绕过你们一次。”

陈东拿出两颗丹药,丢给了两人。

两人接过丹药,对视了一眼,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最后还是将丹药一口吞了下去。

“记住,敢有任何违背的心思,我都可以让你们两个生不如死。”

陈东威胁了一句之后,便转身走到了一边,开始了恢复。

刚才的那一击,可谓是差点掏空了他的力量,现在必须要赶紧恢复。

大约过了片刻之后,陈东方才感觉自己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陈东站起身来,打算离开这里,毕竟柳如烟也已经救回来了,现在也该是时候离开了。

“七爷,你可知如何出去?”陈东看向七爷,询问出去的路。

七爷沉思了一会,转身指向了某一处......

与此同时,阴山脚下,此刻正聚集了一大群的人,这些人全都是隐世家族四大家族的人。

“嘿,依我看,陈东那小子,肯定是被我们家老祖抓住了。”

“放屁,抓住那小子,必须是我们吴家的老祖。”

“是我们曾家的。”

“......”

这些人都在不停的喧哗,觉得能够抓住陈东的,必然是自己家族的老祖。

而他们也知道,一旦抓住了陈东,他们便可以得到陈东身上的秘密,未来在家族之中造就无数的天才,也指日可待。

但就在这时,从阴山前方的空间之中,突然显现出一道道的身影。

突兀出现的人影,顿时就让在场的四大家族众人惊呆了,他们一个个目不转睛的去看,想知道这些人是何人?

可当他们看清其中的某些人后,瞬间就张大了嘴巴,显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因为,这些人突兀出现的人,赫然便是陈东、柳如烟,还有七爷与那两个圣人等等......

“陈先生,我们错了,不要杀我们。”

“之前都是被那两个家伙撺掇的,对付陈先生您,也并不是我们的本意。”

“没错,看在我们一同抵御了江鸿文与乌尊的份上,还请陈先生饶过我们一命吧。”

“.......”

看到陈东的目光之后,两名圣人竟是直接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向着陈东表达了自己最为善意的渴求。

废话,他们此刻不跪,等待自己的可就是死亡了。

要知道陈东现在能够施展出来的招式,灭杀他们两个,简直是轻松到了极致。

下跪求饶又如何?

只要能够活下来,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而且,他们已经活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爬到了这一步,可不想就这样死去。

看到这两名圣人朝着陈东跪了下来,不断的开始祈求,七爷不由眯了眯眼睛,眼神有些古怪。

至于其他的一些江家子弟,更是如同见鬼一般的看向了陈东,双腿都在此刻不由的发抖。

他们是真的怕了,现在江家已经灭亡,之后又该何去何存呢?

“你们两个,想活?”陈东低头看向两人,冷冷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