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想不到都老登儿了也还要抄作业

跨异界联合王国 列秋 10725 字 21天前

尹沃夫海姆甚至亲自过图去了傅国崖的大秦国,亲自安排人力物力投入,确保他跟岚帕兰的约定推进。

最后前往入侵圣剑城各个势力的老巢,解决一下境外力量,拔除一下国内外艮星人的势力……

岚帕兰对于尹沃夫海姆信守诺言的表现十分高兴,这老牌穿越者并不只是口头上承诺,说说而已,一切工作都是那么雷厉风行,转眼就付诸实行。

于是岚帕兰也相应的表现出些诚意,把绮萝萝“卖”给了尹沃夫海姆。

并跟绮萝萝说好话,让她尽量在他们原则范围内,把有关系统、万界古道等等的情报告知尹沃夫海姆……

就算如此,也已经让尹沃夫海姆受益匪浅了,毕竟跟岚帕兰在茶馆里的那一场聊天,核心议题是政治协议方面的,并不是知识理论。

尹沃夫海姆他虽然有“最强系统”,但他的系统,就真是只是个死板的系统而已,不是“系统娘”,是个没有任何智能的程序式AI,以至于他很多“外神”的事情完全不知道,只能自己去猜测,去尝试创造“神迹”突破那道“界线”。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千年来开发的炼金术,完全是地球的物理化学那一套,用来自漫画里的“气”来解释未知能量,而不是万界古道的希格斯理论……

而且更关键的是——

虽然绮萝萝只能说些她客服权限内能告知的情报,但她有“绝对防御系统”啊,能承受“最强”的攻击,就让尹沃夫海姆满足得不得了……有事没事就找绮萝萝“解渴”,没那么盯着岚帕兰的“无敌”了。

只不过有得必有失,刷高了金发帅哥的好感,代价则是狐狸娘这边好感大减特减,但此时正在异世界忙活的岚帕兰,一时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在来到了奥透玛齐世界,新阿格曼行星之后,岚帕兰才真切感受到“希格斯理论”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就像是太极阴阳鱼一样,地球上的物理规则只有一半适用,另一半则完全由希格斯理论主宰……

欧安世界,2级世界就是地球物理环境加了点超自然元素的感觉,但到了奥透玛齐4级世界,反而像是超自然元素里加了点地球常识。

翻着推信聊天记录抄图纸的岚帕兰,大脑放空发散思维间,不由得喃喃自语道:

“这还只是4级世界,那11级世界得混沌成什么个样哦……”

“嗯?先生有什么吩咐?”

“啊,没什么,你们继续忙,不用管我,我自言自语,没用手机翻译的话,你们都不用理会……”

“好的。”

爱德华答应一声,就继续去到一旁桌上,摆弄他那碎屏平板电脑了。

岚帕兰看了看面前的长桌——他好不容易把脑内蓝图给描了几张出来,具体抄写方法是——

调整脑内对话框里蓝图图片的透明度跟大小,让其完全跟桌上的白纸重合,然后用尺笔,沿着蓝图线1:1把它描到纸上……这种描图的感觉,与其说是把塑料纸盖在蓝图上描,更像是眼镜玻璃片上有一张素线图。

来自埃米汀基建系统的蓝图,一张纸上至少得画1000多条各种线段,整张设计图纸相当精细,每个转角都得标注6、7个数据,这就让岚帕兰这个绘图外行,一开始抄得十分辛苦。

但毕竟这以后是自己的城市,画得再烦躁,也得耐下性子来。

于是乎,时间一长,渐渐地,手虽然还在无意识地抄着,但脑子却开起了小差……想着欧安世界大家的情况,吐槽着奥透玛齐世界不可名状……

头顶直升机声音来来去去,他还有200多张蓝图需要抄出来……

其实在欧安世界那边,埃米汀也是这样把蓝图给抄出来,再发给施工方用的……同样的,她是把要发给岚帕兰的图纸,抄出来后再拍照发给绮萝萝。

毕竟欧安世界没有绮萝萝说的,能直接跟大脑交互的设备,基建系统在埃米汀脑内生成的图纸,只能靠她人工给描绘到现实世界里来……

之前简单的木头土坯房,埃米汀直接是在土地上给工人们画出来,到后来需要建造大坝、榫卯木屋、城堡、豪宅时,她就只能使用炼金术师们的纸笔文具,老老实实坐在桌前画了。

从小被薇尔汀娜按着才能学习的小野猫,现在必须自觉耐着性子,坐在桌前做文书工作,这种反差就是“基建系统”所想要的效果吧……

“尊敬的岚帕兰先生,我来了。”一个好听的女声在岚帕兰身后响起。

脑子又抄得走神了的岚帕兰一醒,回头看去,只见跟爱德华一样,一身ASAFI共和国都市白领文职装束的艾米丽女士,站在自己侧后半臂距离……于是打招呼道:“你终于来了啊?”

艾米丽不卑不亢:“今后我会常驻巴尔达湾,实时跟进工程进度。”

“你好,女士。”爱德华等他们打完招呼,才十分恭敬地向艾米丽问好。

爱德华只是Aikdf集团的高级文秘,Aikdf集团再怎么权势滔天,掌控国家命脉,那也是Aikdf集团高层的事情,跟他爱德华个人无关。

但艾米丽却是正儿八经的,有实权的国家政府官员,在国家环境与开发总署,环境办公室,担任高级行政助理。

在行政级别上,她是跟团长皮耶尔平级,甚至高上半级的,而爱德华的行政级别,就是个平头老百姓。

所以见面爱德华虽然不是他们的下属,不受他们管辖,但也会表现出应有的尊敬……

岚帕兰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抄了三十多张纸,于是站起身来伸伸懒腰,给自己放假,开始玩手机:“陪我到处走下吧,艾米丽女士。”

艾米丽眼睛盯着桌面:“……这是岚帕兰先生规划的建设方案?我能看看吗?”

岚帕兰退开一步,手一伸:“请。”

艾米丽不愧是国家搞房地产相关部门的人,翻了几张就惊叹道:“这数据详尽精细程度,岚帕兰先生老早就来实地勘测过的?”

一边说着,一边举起图纸对准海湾各处。

来自埃米汀基建系统的蓝图,一张纸上至少得画1000多条各种线段,整张设计图纸相当精细,每个转角都得标注6、7个数据,这就让岚帕兰这个绘图外行,一开始抄得十分辛苦。

但毕竟这以后是自己的城市,画得再烦躁,也得耐下性子来。

于是乎,时间一长,渐渐地,手虽然还在无意识地抄着,但脑子却开起了小差……想着欧安世界大家的情况,吐槽着奥透玛齐世界不可名状……

头顶直升机声音来来去去,他还有200多张蓝图需要抄出来……

其实在欧安世界那边,埃米汀也是这样把蓝图给抄出来,再发给施工方用的……同样的,她是把要发给岚帕兰的图纸,抄出来后再拍照发给绮萝萝。

毕竟欧安世界没有绮萝萝说的,能直接跟大脑交互的设备,基建系统在埃米汀脑内生成的图纸,只能靠她人工给描绘到现实世界里来……

之前简单的木头土坯房,埃米汀直接是在土地上给工人们画出来,到后来需要建造大坝、榫卯木屋、城堡、豪宅时,她就只能使用炼金术师们的纸笔文具,老老实实坐在桌前画了。

从小被薇尔汀娜按着才能学习的小野猫,现在必须自觉耐着性子,坐在桌前做文书工作,这种反差就是“基建系统”所想要的效果吧……

“尊敬的岚帕兰先生,我来了。”一个好听的女声在岚帕兰身后响起。

脑子又抄得走神了的岚帕兰一醒,回头看去,只见跟爱德华一样,一身ASAFI共和国都市白领文职装束的艾米丽女士,站在自己侧后半臂距离……于是打招呼道:“你终于来了啊?”

艾米丽不卑不亢:“今后我会常驻巴尔达湾,实时跟进工程进度。”

“你好,女士。”爱德华等他们打完招呼,才十分恭敬地向艾米丽问好。

爱德华只是Aikdf集团的高级文秘,Aikdf集团再怎么权势滔天,掌控国家命脉,那也是Aikdf集团高层的事情,跟他爱德华个人无关。

但艾米丽却是正儿八经的,有实权的国家政府官员,在国家环境与开发总署,环境办公室,担任高级行政助理。

在行政级别上,她是跟团长皮耶尔平级,甚至高上半级的,而爱德华的行政级别,就是个平头老百姓。

所以见面爱德华虽然不是他们的下属,不受他们管辖,但也会表现出应有的尊敬……

岚帕兰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抄了三十多张纸,于是站起身来伸伸懒腰,给自己放假,开始玩手机:“陪我到处走下吧,艾米丽女士。”

艾米丽眼睛盯着桌面:“……这是岚帕兰先生规划的建设方案?我能看看吗?”

岚帕兰退开一步,手一伸:“请。”

艾米丽不愧是国家搞房地产相关部门的人,翻了几张就惊叹道:“这数据详尽精细程度,岚帕兰先生老早就来实地勘测过的?”

一边说着,一边举起图纸对准海湾各处。

来自埃米汀基建系统的蓝图,一张纸上至少得画1000多条各种线段,整张设计图纸相当精细,每个转角都得标注6、7个数据,这就让岚帕兰这个绘图外行,一开始抄得十分辛苦。

但毕竟这以后是自己的城市,画得再烦躁,也得耐下性子来。

于是乎,时间一长,渐渐地,手虽然还在无意识地抄着,但脑子却开起了小差……想着欧安世界大家的情况,吐槽着奥透玛齐世界不可名状……

头顶直升机声音来来去去,他还有200多张蓝图需要抄出来……

其实在欧安世界那边,埃米汀也是这样把蓝图给抄出来,再发给施工方用的……同样的,她是把要发给岚帕兰的图纸,抄出来后再拍照发给绮萝萝。

毕竟欧安世界没有绮萝萝说的,能直接跟大脑交互的设备,基建系统在埃米汀脑内生成的图纸,只能靠她人工给描绘到现实世界里来……

之前简单的木头土坯房,埃米汀直接是在土地上给工人们画出来,到后来需要建造大坝、榫卯木屋、城堡、豪宅时,她就只能使用炼金术师们的纸笔文具,老老实实坐在桌前画了。

从小被薇尔汀娜按着才能学习的小野猫,现在必须自觉耐着性子,坐在桌前做文书工作,这种反差就是“基建系统”所想要的效果吧……

“尊敬的岚帕兰先生,我来了。”一个好听的女声在岚帕兰身后响起。

脑子又抄得走神了的岚帕兰一醒,回头看去,只见跟爱德华一样,一身ASAFI共和国都市白领文职装束的艾米丽女士,站在自己侧后半臂距离……于是打招呼道:“你终于来了啊?”

艾米丽不卑不亢:“今后我会常驻巴尔达湾,实时跟进工程进度。”

“你好,女士。”爱德华等他们打完招呼,才十分恭敬地向艾米丽问好。

爱德华只是Aikdf集团的高级文秘,Aikdf集团再怎么权势滔天,掌控国家命脉,那也是Aikdf集团高层的事情,跟他爱德华个人无关。

但艾米丽却是正儿八经的,有实权的国家政府官员,在国家环境与开发总署,环境办公室,担任高级行政助理。

在行政级别上,她是跟团长皮耶尔平级,甚至高上半级的,而爱德华的行政级别,就是个平头老百姓。

所以见面爱德华虽然不是他们的下属,不受他们管辖,但也会表现出应有的尊敬……

岚帕兰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抄了三十多张纸,于是站起身来伸伸懒腰,给自己放假,开始玩手机:“陪我到处走下吧,艾米丽女士。”

艾米丽眼睛盯着桌面:“……这是岚帕兰先生规划的建设方案?我能看看吗?”

岚帕兰退开一步,手一伸:“请。”

艾米丽不愧是国家搞房地产相关部门的人,翻了几张就惊叹道:“这数据详尽精细程度,岚帕兰先生老早就来实地勘测过的?”

一边说着,一边举起图纸对准海湾各处。

来自埃米汀基建系统的蓝图,一张纸上至少得画1000多条各种线段,整张设计图纸相当精细,每个转角都得标注6、7个数据,这就让岚帕兰这个绘图外行,一开始抄得十分辛苦。

但毕竟这以后是自己的城市,画得再烦躁,也得耐下性子来。

于是乎,时间一长,渐渐地,手虽然还在无意识地抄着,但脑子却开起了小差……想着欧安世界大家的情况,吐槽着奥透玛齐世界不可名状……

头顶直升机声音来来去去,他还有200多张蓝图需要抄出来……

其实在欧安世界那边,埃米汀也是这样把蓝图给抄出来,再发给施工方用的……同样的,她是把要发给岚帕兰的图纸,抄出来后再拍照发给绮萝萝。

毕竟欧安世界没有绮萝萝说的,能直接跟大脑交互的设备,基建系统在埃米汀脑内生成的图纸,只能靠她人工给描绘到现实世界里来……

之前简单的木头土坯房,埃米汀直接是在土地上给工人们画出来,到后来需要建造大坝、榫卯木屋、城堡、豪宅时,她就只能使用炼金术师们的纸笔文具,老老实实坐在桌前画了。

从小被薇尔汀娜按着才能学习的小野猫,现在必须自觉耐着性子,坐在桌前做文书工作,这种反差就是“基建系统”所想要的效果吧……

“尊敬的岚帕兰先生,我来了。”一个好听的女声在岚帕兰身后响起。

脑子又抄得走神了的岚帕兰一醒,回头看去,只见跟爱德华一样,一身ASAFI共和国都市白领文职装束的艾米丽女士,站在自己侧后半臂距离……于是打招呼道:“你终于来了啊?”

艾米丽不卑不亢:“今后我会常驻巴尔达湾,实时跟进工程进度。”

“你好,女士。”爱德华等他们打完招呼,才十分恭敬地向艾米丽问好。

爱德华只是Aikdf集团的高级文秘,Aikdf集团再怎么权势滔天,掌控国家命脉,那也是Aikdf集团高层的事情,跟他爱德华个人无关。

但艾米丽却是正儿八经的,有实权的国家政府官员,在国家环境与开发总署,环境办公室,担任高级行政助理。

在行政级别上,她是跟团长皮耶尔平级,甚至高上半级的,而爱德华的行政级别,就是个平头老百姓。

所以见面爱德华虽然不是他们的下属,不受他们管辖,但也会表现出应有的尊敬……

岚帕兰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抄了三十多张纸,于是站起身来伸伸懒腰,给自己放假,开始玩手机:“陪我到处走下吧,艾米丽女士。”

艾米丽眼睛盯着桌面:“……这是岚帕兰先生规划的建设方案?我能看看吗?”

岚帕兰退开一步,手一伸:“请。”

艾米丽不愧是国家搞房地产相关部门的人,翻了几张就惊叹道:“这数据详尽精细程度,岚帕兰先生老早就来实地勘测过的?”

一边说着,一边举起图纸对准海湾各处。

来自埃米汀基建系统的蓝图,一张纸上至少得画1000多条各种线段,整张设计图纸相当精细,每个转角都得标注6、7个数据,这就让岚帕兰这个绘图外行,一开始抄得十分辛苦。

但毕竟这以后是自己的城市,画得再烦躁,也得耐下性子来。

于是乎,时间一长,渐渐地,手虽然还在无意识地抄着,但脑子却开起了小差……想着欧安世界大家的情况,吐槽着奥透玛齐世界不可名状……

头顶直升机声音来来去去,他还有200多张蓝图需要抄出来……

其实在欧安世界那边,埃米汀也是这样把蓝图给抄出来,再发给施工方用的……同样的,她是把要发给岚帕兰的图纸,抄出来后再拍照发给绮萝萝。

毕竟欧安世界没有绮萝萝说的,能直接跟大脑交互的设备,基建系统在埃米汀脑内生成的图纸,只能靠她人工给描绘到现实世界里来……

之前简单的木头土坯房,埃米汀直接是在土地上给工人们画出来,到后来需要建造大坝、榫卯木屋、城堡、豪宅时,她就只能使用炼金术师们的纸笔文具,老老实实坐在桌前画了。

从小被薇尔汀娜按着才能学习的小野猫,现在必须自觉耐着性子,坐在桌前做文书工作,这种反差就是“基建系统”所想要的效果吧……

“尊敬的岚帕兰先生,我来了。”一个好听的女声在岚帕兰身后响起。

脑子又抄得走神了的岚帕兰一醒,回头看去,只见跟爱德华一样,一身ASAFI共和国都市白领文职装束的艾米丽女士,站在自己侧后半臂距离……于是打招呼道:“你终于来了啊?”

艾米丽不卑不亢:“今后我会常驻巴尔达湾,实时跟进工程进度。”

“你好,女士。”爱德华等他们打完招呼,才十分恭敬地向艾米丽问好。

爱德华只是Aikdf集团的高级文秘,Aikdf集团再怎么权势滔天,掌控国家命脉,那也是Aikdf集团高层的事情,跟他爱德华个人无关。

但艾米丽却是正儿八经的,有实权的国家政府官员,在国家环境与开发总署,环境办公室,担任高级行政助理。

在行政级别上,她是跟团长皮耶尔平级,甚至高上半级的,而爱德华的行政级别,就是个平头老百姓。

所以见面爱德华虽然不是他们的下属,不受他们管辖,但也会表现出应有的尊敬……

岚帕兰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抄了三十多张纸,于是站起身来伸伸懒腰,给自己放假,开始玩手机:“陪我到处走下吧,艾米丽女士。”

艾米丽眼睛盯着桌面:“……这是岚帕兰先生规划的建设方案?我能看看吗?”

岚帕兰退开一步,手一伸:“请。”

艾米丽不愧是国家搞房地产相关部门的人,翻了几张就惊叹道:“这数据详尽精细程度,岚帕兰先生老早就来实地勘测过的?”

一边说着,一边举起图纸对准海湾各处。

来自埃米汀基建系统的蓝图,一张纸上至少得画1000多条各种线段,整张设计图纸相当精细,每个转角都得标注6、7个数据,这就让岚帕兰这个绘图外行,一开始抄得十分辛苦。

但毕竟这以后是自己的城市,画得再烦躁,也得耐下性子来。

于是乎,时间一长,渐渐地,手虽然还在无意识地抄着,但脑子却开起了小差……想着欧安世界大家的情况,吐槽着奥透玛齐世界不可名状……

头顶直升机声音来来去去,他还有200多张蓝图需要抄出来……

其实在欧安世界那边,埃米汀也是这样把蓝图给抄出来,再发给施工方用的……同样的,她是把要发给岚帕兰的图纸,抄出来后再拍照发给绮萝萝。

毕竟欧安世界没有绮萝萝说的,能直接跟大脑交互的设备,基建系统在埃米汀脑内生成的图纸,只能靠她人工给描绘到现实世界里来……

之前简单的木头土坯房,埃米汀直接是在土地上给工人们画出来,到后来需要建造大坝、榫卯木屋、城堡、豪宅时,她就只能使用炼金术师们的纸笔文具,老老实实坐在桌前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