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6章方尘立场

九域凡仙 道不易 11257 字 19天前

“大师兄,所以说方师兄这一次,不管怎么判罚,都会得罪某一方?”

陈肥肥吸了口凉气。

“不错。”

张道月轻轻颔首:“不管得罪哪一边,都是一件麻烦事。”

“倒是无妨,方师弟只要在玄晖学府,还有人敢对他下手不成?

至于以后去了外边,我们慈悲山的祖师们也会照拂一二。”

李墨冷声道:“这一次虽是火燧一脉招惹了事情,但有人趁此机会下手,也是心眼坏透,按我来说,就该狠狠处置。”

张道月瞥了他一眼:

“就看方师弟如何处置吧,我等也没资格插手此事。”

王崇松等人闻言,心里纷纷叹了口气,眼中多少都带着一丝担忧。

……

……

“大司刑,人已经全部捉来,如今只需要你给一个判罚便可。”

秦鬼看向方尘,淡笑道:

“我镇守于此,不管你如何判罚,他们都得接受,你无需太过担心。”

“秦镇守,今日如何判罚,果真由我一人说了算?”

方尘拱手问道,神色颇为恭谨。

并没有因为大司刑的身份,也没有因为采气初期第一圣的名头而得意忘形。

在场的老师看见这一点,心中不由得暗暗点头。

九极山学子之中,季林和吴琼站在颇为靠后的位子。

他看着方尘现如今能与各大老师平等交流,甚至连镇守都会与之交谈,又能主持影响这么大的案子,心情不免阴郁。

“你是大司刑,且出身并未牵扯到人族各大氏族。

所以你做出的判罚,我们会认。

祭酒会认,学院也会认。”

秦鬼淡笑道。

方尘点点头,眸光落在那群被押到此间的学子身上:

“你们为何要偷袭同窗学子?”

这群学子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人突然道:

“方同学,你也是人族学子,但你知道火燧一脉有人昧了联盟三十颗纯血菩提吗?

因为此事,人族各大氏族都因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让联盟息怒。

可这些代价,凭什么转移到我们身上?

我本来每一百年,都能从家里分到一百枚内景元石。

结果出了这件事,我这千年之内,怕是连一枚内景元石都拿不到了!”

说话间,他眼中露出一抹愤怒之色,死死盯着那群秦氏子弟:

“火燧一脉的罪,凭什么要我们来承担?

他们身为秦氏子弟,却一点都没受到影响。

凭什么?”

秦坤脸色阴沉,“那也不是你对我们下手的理由。

你断我们圣路,还要找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作甚?”

“无妨,大司刑如何判,我们都接受,要是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一样会出手,唯有如此,才能让你们火燧一脉的自大有所收敛。”

对方言罢,便不再言语。

在场的老师神色都有些尴尬,毕竟秦鬼也是火燧一脉。

这件事的发生,也代表了火燧一脉如今在人族之中的地位,似乎产生了一些动摇,并不如曾经那般稳固。

眼下众人的目光都在方尘身上,等着方尘接下来的判罚。

“诸位,我去内景地沉思片刻,好好想想此事该如何判。”

方尘冲众人拱了拱手,便转身进了内景地。

众人见方尘如此犹豫不决,似乎也早在预料之中,并未说什么。

但有不少人族圣者,眼中却是露出一抹幸灾乐祸之色。

在他们看来,方尘铁定要得罪其中一方。

不管得罪哪一方,以后在人族之中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今日的因果,兴许就会在若干年之后应验。

内景地。

方尘心念一动,大幕顿时落下。

紧接着分化为十三个画面。

每一个画面都是当时秦氏学子遇袭之时的景象。

“仙主,这次的事情有些古怪,那些人族学子可能是被怂恿的,被人当了出头鸟来使。”

李无道神色凝重的提醒道。

“不管是不是被怂恿,既然他们出手了,就应该得到应有的判罚。

不然此先例一开,人族学院还不乱了套。”

方尘淡笑道。

“乱了套……或许对我们仙鸿一脉也有所好处?”

李无道轻声自语。

“你知道老爷子他们的向死而生,背后还有哪些深意吗?”

方尘笑道。

李无道微微一怔,不太确定的摇摇头。

“如今仙鸿一脉转世青冥人族,化整为零。

那也可以把此间人族视作仙鸿一脉的根基。

如果真把人族闹翻了天,即便最后仙鸿把火燧赶下台,掌权了。

又剩下什么?”

方尘道。

“仙主,你的意思是……”

“火燧是我们的敌人,但人族不是。”

“玄晖学府和丹灵学府的人族学院是人族根基。

如今也有不少仙鸿子弟在其中修行。

丹灵那边我管不到,至少玄晖这边的人族学院不能乱。

免得引火烧身。”

方尘一边说,一边盯着大幕里的景象。

对于出手之人心中已然有数。

李无道陷入沉思,方尘已经离开内景地,重新回到众人的视野之中。

“大司刑,可有结论了?”

韦练元沉声道。

“韦练元,你不要催促大司刑,影响他对此事的判断。”

被秦鬼带来的那群老师里,有人开口呵斥。

韦练元扫了对方一眼,冷笑一声,便也不再言语。

“秦镇守,这些学子之中,有半数与此事无关。”

方尘冲秦鬼拱手道。

此言一出,在场的秦氏子弟纷纷愣住,紧接着对方尘怒目而视,要不是这么多老师在场,他们已经忍不住破口大骂了。

此言分明是有包庇的嫌疑!

“方尘也对火燧一脉的事情有所意见?”

空中,许许多多内景门户之后,一尊尊圣者神色皆是一动。

虽然如今的方尘在他们眼中,还不足以成为一个真正令人忌惮的角色。

但对方现在打下的基础,只要以后不半途陨落,迟早会成为人族里的大人物,乃至青冥至高联盟里的大人物。

所以在他们看来,方尘对火燧一脉的态度,也十分重要。

“看来这次,是有人想顺便看看方师弟对火燧一脉的态度。”

张道月神色一动。

众人闻言,眼中纷纷闪过一抹诧异。

白青冥等人拜入学府没多久,如今见此一幕,也觉得看似风平浪静的人族学院,暗中也有暗潮汹涌。

不管得罪哪一方,以后在人族之中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今日的因果,兴许就会在若干年之后应验。

内景地。

方尘心念一动,大幕顿时落下。

紧接着分化为十三个画面。

每一个画面都是当时秦氏学子遇袭之时的景象。

“仙主,这次的事情有些古怪,那些人族学子可能是被怂恿的,被人当了出头鸟来使。”

李无道神色凝重的提醒道。

“不管是不是被怂恿,既然他们出手了,就应该得到应有的判罚。

不然此先例一开,人族学院还不乱了套。”

方尘淡笑道。

“乱了套……或许对我们仙鸿一脉也有所好处?”

李无道轻声自语。

“你知道老爷子他们的向死而生,背后还有哪些深意吗?”

方尘笑道。

李无道微微一怔,不太确定的摇摇头。

“如今仙鸿一脉转世青冥人族,化整为零。

那也可以把此间人族视作仙鸿一脉的根基。

如果真把人族闹翻了天,即便最后仙鸿把火燧赶下台,掌权了。

又剩下什么?”

方尘道。

“仙主,你的意思是……”

“火燧是我们的敌人,但人族不是。”

“玄晖学府和丹灵学府的人族学院是人族根基。

如今也有不少仙鸿子弟在其中修行。

丹灵那边我管不到,至少玄晖这边的人族学院不能乱。

免得引火烧身。”

方尘一边说,一边盯着大幕里的景象。

对于出手之人心中已然有数。

李无道陷入沉思,方尘已经离开内景地,重新回到众人的视野之中。

“大司刑,可有结论了?”

韦练元沉声道。

“韦练元,你不要催促大司刑,影响他对此事的判断。”

被秦鬼带来的那群老师里,有人开口呵斥。

韦练元扫了对方一眼,冷笑一声,便也不再言语。

“秦镇守,这些学子之中,有半数与此事无关。”

方尘冲秦鬼拱手道。

此言一出,在场的秦氏子弟纷纷愣住,紧接着对方尘怒目而视,要不是这么多老师在场,他们已经忍不住破口大骂了。

此言分明是有包庇的嫌疑!

“方尘也对火燧一脉的事情有所意见?”

空中,许许多多内景门户之后,一尊尊圣者神色皆是一动。

虽然如今的方尘在他们眼中,还不足以成为一个真正令人忌惮的角色。

但对方现在打下的基础,只要以后不半途陨落,迟早会成为人族里的大人物,乃至青冥至高联盟里的大人物。

所以在他们看来,方尘对火燧一脉的态度,也十分重要。

“看来这次,是有人想顺便看看方师弟对火燧一脉的态度。”

张道月神色一动。

众人闻言,眼中纷纷闪过一抹诧异。

白青冥等人拜入学府没多久,如今见此一幕,也觉得看似风平浪静的人族学院,暗中也有暗潮汹涌。

不管得罪哪一方,以后在人族之中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今日的因果,兴许就会在若干年之后应验。

内景地。

方尘心念一动,大幕顿时落下。

紧接着分化为十三个画面。

每一个画面都是当时秦氏学子遇袭之时的景象。

“仙主,这次的事情有些古怪,那些人族学子可能是被怂恿的,被人当了出头鸟来使。”

李无道神色凝重的提醒道。

“不管是不是被怂恿,既然他们出手了,就应该得到应有的判罚。

不然此先例一开,人族学院还不乱了套。”

方尘淡笑道。

“乱了套……或许对我们仙鸿一脉也有所好处?”

李无道轻声自语。

“你知道老爷子他们的向死而生,背后还有哪些深意吗?”

方尘笑道。

李无道微微一怔,不太确定的摇摇头。

“如今仙鸿一脉转世青冥人族,化整为零。

那也可以把此间人族视作仙鸿一脉的根基。

如果真把人族闹翻了天,即便最后仙鸿把火燧赶下台,掌权了。

又剩下什么?”

方尘道。

“仙主,你的意思是……”

“火燧是我们的敌人,但人族不是。”

“玄晖学府和丹灵学府的人族学院是人族根基。

如今也有不少仙鸿子弟在其中修行。

丹灵那边我管不到,至少玄晖这边的人族学院不能乱。

免得引火烧身。”

方尘一边说,一边盯着大幕里的景象。

对于出手之人心中已然有数。

李无道陷入沉思,方尘已经离开内景地,重新回到众人的视野之中。

“大司刑,可有结论了?”

韦练元沉声道。

“韦练元,你不要催促大司刑,影响他对此事的判断。”

被秦鬼带来的那群老师里,有人开口呵斥。

韦练元扫了对方一眼,冷笑一声,便也不再言语。

“秦镇守,这些学子之中,有半数与此事无关。”

方尘冲秦鬼拱手道。

此言一出,在场的秦氏子弟纷纷愣住,紧接着对方尘怒目而视,要不是这么多老师在场,他们已经忍不住破口大骂了。

此言分明是有包庇的嫌疑!

“方尘也对火燧一脉的事情有所意见?”

空中,许许多多内景门户之后,一尊尊圣者神色皆是一动。

虽然如今的方尘在他们眼中,还不足以成为一个真正令人忌惮的角色。

但对方现在打下的基础,只要以后不半途陨落,迟早会成为人族里的大人物,乃至青冥至高联盟里的大人物。

所以在他们看来,方尘对火燧一脉的态度,也十分重要。

“看来这次,是有人想顺便看看方师弟对火燧一脉的态度。”

张道月神色一动。

众人闻言,眼中纷纷闪过一抹诧异。

白青冥等人拜入学府没多久,如今见此一幕,也觉得看似风平浪静的人族学院,暗中也有暗潮汹涌。

不管得罪哪一方,以后在人族之中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今日的因果,兴许就会在若干年之后应验。

内景地。

方尘心念一动,大幕顿时落下。

紧接着分化为十三个画面。

每一个画面都是当时秦氏学子遇袭之时的景象。

“仙主,这次的事情有些古怪,那些人族学子可能是被怂恿的,被人当了出头鸟来使。”

李无道神色凝重的提醒道。

“不管是不是被怂恿,既然他们出手了,就应该得到应有的判罚。

不然此先例一开,人族学院还不乱了套。”

方尘淡笑道。

“乱了套……或许对我们仙鸿一脉也有所好处?”

李无道轻声自语。

“你知道老爷子他们的向死而生,背后还有哪些深意吗?”

方尘笑道。

李无道微微一怔,不太确定的摇摇头。

“如今仙鸿一脉转世青冥人族,化整为零。

那也可以把此间人族视作仙鸿一脉的根基。

如果真把人族闹翻了天,即便最后仙鸿把火燧赶下台,掌权了。

又剩下什么?”

方尘道。

“仙主,你的意思是……”

“火燧是我们的敌人,但人族不是。”

“玄晖学府和丹灵学府的人族学院是人族根基。

如今也有不少仙鸿子弟在其中修行。

丹灵那边我管不到,至少玄晖这边的人族学院不能乱。

免得引火烧身。”

方尘一边说,一边盯着大幕里的景象。

对于出手之人心中已然有数。

李无道陷入沉思,方尘已经离开内景地,重新回到众人的视野之中。

“大司刑,可有结论了?”

韦练元沉声道。

“韦练元,你不要催促大司刑,影响他对此事的判断。”

被秦鬼带来的那群老师里,有人开口呵斥。

韦练元扫了对方一眼,冷笑一声,便也不再言语。

“秦镇守,这些学子之中,有半数与此事无关。”

方尘冲秦鬼拱手道。

此言一出,在场的秦氏子弟纷纷愣住,紧接着对方尘怒目而视,要不是这么多老师在场,他们已经忍不住破口大骂了。

此言分明是有包庇的嫌疑!

“方尘也对火燧一脉的事情有所意见?”

空中,许许多多内景门户之后,一尊尊圣者神色皆是一动。

虽然如今的方尘在他们眼中,还不足以成为一个真正令人忌惮的角色。

但对方现在打下的基础,只要以后不半途陨落,迟早会成为人族里的大人物,乃至青冥至高联盟里的大人物。

所以在他们看来,方尘对火燧一脉的态度,也十分重要。

“看来这次,是有人想顺便看看方师弟对火燧一脉的态度。”

张道月神色一动。

众人闻言,眼中纷纷闪过一抹诧异。

白青冥等人拜入学府没多久,如今见此一幕,也觉得看似风平浪静的人族学院,暗中也有暗潮汹涌。

不管得罪哪一方,以后在人族之中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今日的因果,兴许就会在若干年之后应验。

内景地。

方尘心念一动,大幕顿时落下。

紧接着分化为十三个画面。

每一个画面都是当时秦氏学子遇袭之时的景象。

“仙主,这次的事情有些古怪,那些人族学子可能是被怂恿的,被人当了出头鸟来使。”

李无道神色凝重的提醒道。

“不管是不是被怂恿,既然他们出手了,就应该得到应有的判罚。

不然此先例一开,人族学院还不乱了套。”

方尘淡笑道。

“乱了套……或许对我们仙鸿一脉也有所好处?”

李无道轻声自语。

“你知道老爷子他们的向死而生,背后还有哪些深意吗?”

方尘笑道。

李无道微微一怔,不太确定的摇摇头。

“如今仙鸿一脉转世青冥人族,化整为零。

那也可以把此间人族视作仙鸿一脉的根基。

如果真把人族闹翻了天,即便最后仙鸿把火燧赶下台,掌权了。

又剩下什么?”

方尘道。

“仙主,你的意思是……”

“火燧是我们的敌人,但人族不是。”

“玄晖学府和丹灵学府的人族学院是人族根基。

如今也有不少仙鸿子弟在其中修行。

丹灵那边我管不到,至少玄晖这边的人族学院不能乱。

免得引火烧身。”

方尘一边说,一边盯着大幕里的景象。

对于出手之人心中已然有数。

李无道陷入沉思,方尘已经离开内景地,重新回到众人的视野之中。

“大司刑,可有结论了?”

韦练元沉声道。

“韦练元,你不要催促大司刑,影响他对此事的判断。”

被秦鬼带来的那群老师里,有人开口呵斥。

韦练元扫了对方一眼,冷笑一声,便也不再言语。

“秦镇守,这些学子之中,有半数与此事无关。”

方尘冲秦鬼拱手道。

此言一出,在场的秦氏子弟纷纷愣住,紧接着对方尘怒目而视,要不是这么多老师在场,他们已经忍不住破口大骂了。

此言分明是有包庇的嫌疑!

“方尘也对火燧一脉的事情有所意见?”

空中,许许多多内景门户之后,一尊尊圣者神色皆是一动。

虽然如今的方尘在他们眼中,还不足以成为一个真正令人忌惮的角色。

但对方现在打下的基础,只要以后不半途陨落,迟早会成为人族里的大人物,乃至青冥至高联盟里的大人物。

所以在他们看来,方尘对火燧一脉的态度,也十分重要。

“看来这次,是有人想顺便看看方师弟对火燧一脉的态度。”

张道月神色一动。

众人闻言,眼中纷纷闪过一抹诧异。

白青冥等人拜入学府没多久,如今见此一幕,也觉得看似风平浪静的人族学院,暗中也有暗潮汹涌。

不管得罪哪一方,以后在人族之中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今日的因果,兴许就会在若干年之后应验。

内景地。

方尘心念一动,大幕顿时落下。

紧接着分化为十三个画面。

每一个画面都是当时秦氏学子遇袭之时的景象。

“仙主,这次的事情有些古怪,那些人族学子可能是被怂恿的,被人当了出头鸟来使。”

李无道神色凝重的提醒道。

“不管是不是被怂恿,既然他们出手了,就应该得到应有的判罚。

不然此先例一开,人族学院还不乱了套。”

方尘淡笑道。

“乱了套……或许对我们仙鸿一脉也有所好处?”

李无道轻声自语。

“你知道老爷子他们的向死而生,背后还有哪些深意吗?”

方尘笑道。

李无道微微一怔,不太确定的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