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关

最先醒过来的其实就是死最快的一诺,他等到晨风醒来的时候打了个眼色,两人默契地逃离了这片广场。

周映彤恢复意识之后第一时间擦了擦嘴角边的晶莹。

再搜寻一下林铮的位置,很快就在广场上找到了他。见他面部表情僵硬,就好像一尊蜡像一般。

幸好她战斗结束的速度很快,比林铮先一步醒了过来,没让他看到自己出丑。

等了片刻,林铮也恢复了意识,揉了揉僵硬的嘴角,回过神就看到一双星眸在盯着自己。

“周姑娘,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林铮挑着眉毛问道。

“嘻嘻,没什么,林公子这次收获如何?”周映彤笑着问道。

林铮倒是没有隐瞒,他获得的东西可是相当牛掰的传承。

对其他人来说,通过考验可以获得一些纯净的精神本源,但这对林铮没多大用处,这点提升不过杯水车薪罢了,聊胜于无吧。

真正有用的是各种上古知识传承,起码他现在能直接看得懂石碑上的文字了。

上古的符文之道与现今的符文之道完全是两个概念上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何故。

上古的文字其实就是一个个符文,每个字都有实际上的作用。

怎么组合使用这些符文,就是上古符文学研究的内容,不过这些符文可不比大央的方块文字好学。

这符文是立体而又玄奥,同一个符文甚至还有不同的作用。

林铮现在得到的是上古的符圣传承。

而他现在已经想到了这些符文的用法了,不过一切都还得出去了再说。

“周姑娘,这次我的收获还不错,你呢?”

“周姑娘,这次我的收获颇为丰厚。”林铮坦诚地说道,“那你呢?可有收获?”

周映彤眼波流转,笑容中展露出几分妩媚。她轻轻点头,一颦一笑间多了些难以言喻的韵味:“嘻嘻,当然有了。我学会了许多以前从未接触过的手段。”

周映彤此刻的魅力有些让人难以抵挡。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能牢牢地吸引着人的心神。

“哦?都有什么?”林铮转开目光,一时间不敢看她。

“没什么。”周映彤掩嘴轻笑了一声,“就是些技巧罢了。”

“我们走吧,那两个小家伙人都跑没影了。”

林铮这时候精神力一扫,果然没发现那两个家伙。

“那行,我们走吧。”说罢便想将蛛丝重新给周映彤系上。

周映彤却是纤腰轻轻一扭,躲了过去,那动作丝滑得像张元英的转身。

别人扭这个像撅腚,她这扭腰能把人硬控三十秒。

“林公子,这次不用了。”周映彤笑了笑道。

她眼神的泛着丝丝银光,显然这是在考验中得到的好处。

“那我们走吧。”林铮没有纠结这些。精神力一扫辨明了一下方向,紧随着晨风与一诺两人的脚步离去。

在林铮的灵能视觉中,一诺那独门的手段经过一番观察之后就被破解了。

林铮与周映彤紧随着晨风与一诺留下的印记,穿行在错综复杂的通道之中。这通道逐渐开始产生些许变化,时而狭窄逼仄,时而开阔宽敞,

时而还有潺潺流水从不知何处涌出。

偶尔还有数量多达三十二只傀儡从墙壁、天花板冒出来偷袭林铮两人。

但周映彤现在强得可怕,一通如风细雨般的光线射出,精准地命中傀儡的的关键位置,将他们打得失去行动能力。

不久后,林铮与周映彤穿过一道狭窄的通道,来到一处特别的地方。

只见入目之处皆是晶莹剔透如同一整块玻璃般的高台。

这处高台上有着一个如同“瑶光灵墟”入口的方尖碑,一束光从天空直射而下,将方尖碑照耀得如同LED电灯泡一般。

林铮眯着眼想了想,如无意外的话,那么这玩意应该就是进入第二关试炼的关键或者入口了。

他释放出精神力触手,摸了一下方尖碑,果不其然,这玩意就是激活传送的关键。

而一诺留下的痕迹也在这里彻底消失,显然已经先行一步了。

林铮也没有犹豫,带着周映彤踏上了这高台,从高台上掉下来四只明显比之前大斧傀儡更高级一些的傀儡。

从外观上来看,这些傀儡更像人了,手中的兵器也变得更加高级。

实力上也达到了超凡高阶的程度,当然这些对林铮两个人来说不算什么,两道强大的术法直接将他们打得瘫痪,周映彤知道林铮要收集傀儡,所以也就留手了,没将这些傀儡打得粉碎。

林铮简单收拾一番残局之后便来到方尖碑前面。

周映彤缓缓说道:“林公子,接下来的的试炼我就不知道具体会是什么内容。”

林铮点点头道:“嗯,那我们上吧。”说完就要接触方尖碑。

“等等!”

周映彤突然喊了一声,她上前一步看向林铮,然后主动牵起了林铮的左手。

“林...林公子,以...以防万一,我们还是一...一起吧。”周映彤有些结巴地说道。

她也是第一次和男人牵手,想起看过的那些话本,和闺蜜说的那些丢人的话,不由得有些羞红了脸。

“嗯,那周姑娘,抓紧我!”林铮握住周映彤的手,两人紧紧相依,一同伸手摸向那发光的方尖碑。

光芒逐渐散去,当两人的视线再次清晰时,他们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

“林公子,这次不用了。”周映彤笑了笑道。

她眼神的泛着丝丝银光,显然这是在考验中得到的好处。

“那我们走吧。”林铮没有纠结这些。精神力一扫辨明了一下方向,紧随着晨风与一诺两人的脚步离去。

在林铮的灵能视觉中,一诺那独门的手段经过一番观察之后就被破解了。

林铮与周映彤紧随着晨风与一诺留下的印记,穿行在错综复杂的通道之中。这通道逐渐开始产生些许变化,时而狭窄逼仄,时而开阔宽敞,

时而还有潺潺流水从不知何处涌出。

偶尔还有数量多达三十二只傀儡从墙壁、天花板冒出来偷袭林铮两人。

但周映彤现在强得可怕,一通如风细雨般的光线射出,精准地命中傀儡的的关键位置,将他们打得失去行动能力。

不久后,林铮与周映彤穿过一道狭窄的通道,来到一处特别的地方。

只见入目之处皆是晶莹剔透如同一整块玻璃般的高台。

这处高台上有着一个如同“瑶光灵墟”入口的方尖碑,一束光从天空直射而下,将方尖碑照耀得如同LED电灯泡一般。

林铮眯着眼想了想,如无意外的话,那么这玩意应该就是进入第二关试炼的关键或者入口了。

他释放出精神力触手,摸了一下方尖碑,果不其然,这玩意就是激活传送的关键。

而一诺留下的痕迹也在这里彻底消失,显然已经先行一步了。

林铮也没有犹豫,带着周映彤踏上了这高台,从高台上掉下来四只明显比之前大斧傀儡更高级一些的傀儡。

从外观上来看,这些傀儡更像人了,手中的兵器也变得更加高级。

实力上也达到了超凡高阶的程度,当然这些对林铮两个人来说不算什么,两道强大的术法直接将他们打得瘫痪,周映彤知道林铮要收集傀儡,所以也就留手了,没将这些傀儡打得粉碎。

林铮简单收拾一番残局之后便来到方尖碑前面。

周映彤缓缓说道:“林公子,接下来的的试炼我就不知道具体会是什么内容。”

林铮点点头道:“嗯,那我们上吧。”说完就要接触方尖碑。

“等等!”

周映彤突然喊了一声,她上前一步看向林铮,然后主动牵起了林铮的左手。

“林...林公子,以...以防万一,我们还是一...一起吧。”周映彤有些结巴地说道。

她也是第一次和男人牵手,想起看过的那些话本,和闺蜜说的那些丢人的话,不由得有些羞红了脸。

“嗯,那周姑娘,抓紧我!”林铮握住周映彤的手,两人紧紧相依,一同伸手摸向那发光的方尖碑。

光芒逐渐散去,当两人的视线再次清晰时,他们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

“林公子,这次不用了。”周映彤笑了笑道。

她眼神的泛着丝丝银光,显然这是在考验中得到的好处。

“那我们走吧。”林铮没有纠结这些。精神力一扫辨明了一下方向,紧随着晨风与一诺两人的脚步离去。

在林铮的灵能视觉中,一诺那独门的手段经过一番观察之后就被破解了。

林铮与周映彤紧随着晨风与一诺留下的印记,穿行在错综复杂的通道之中。这通道逐渐开始产生些许变化,时而狭窄逼仄,时而开阔宽敞,

时而还有潺潺流水从不知何处涌出。

偶尔还有数量多达三十二只傀儡从墙壁、天花板冒出来偷袭林铮两人。

但周映彤现在强得可怕,一通如风细雨般的光线射出,精准地命中傀儡的的关键位置,将他们打得失去行动能力。

不久后,林铮与周映彤穿过一道狭窄的通道,来到一处特别的地方。

只见入目之处皆是晶莹剔透如同一整块玻璃般的高台。

这处高台上有着一个如同“瑶光灵墟”入口的方尖碑,一束光从天空直射而下,将方尖碑照耀得如同LED电灯泡一般。

林铮眯着眼想了想,如无意外的话,那么这玩意应该就是进入第二关试炼的关键或者入口了。

他释放出精神力触手,摸了一下方尖碑,果不其然,这玩意就是激活传送的关键。

而一诺留下的痕迹也在这里彻底消失,显然已经先行一步了。

林铮也没有犹豫,带着周映彤踏上了这高台,从高台上掉下来四只明显比之前大斧傀儡更高级一些的傀儡。

从外观上来看,这些傀儡更像人了,手中的兵器也变得更加高级。

实力上也达到了超凡高阶的程度,当然这些对林铮两个人来说不算什么,两道强大的术法直接将他们打得瘫痪,周映彤知道林铮要收集傀儡,所以也就留手了,没将这些傀儡打得粉碎。

林铮简单收拾一番残局之后便来到方尖碑前面。

周映彤缓缓说道:“林公子,接下来的的试炼我就不知道具体会是什么内容。”

林铮点点头道:“嗯,那我们上吧。”说完就要接触方尖碑。

“等等!”

周映彤突然喊了一声,她上前一步看向林铮,然后主动牵起了林铮的左手。

“林...林公子,以...以防万一,我们还是一...一起吧。”周映彤有些结巴地说道。

她也是第一次和男人牵手,想起看过的那些话本,和闺蜜说的那些丢人的话,不由得有些羞红了脸。

“嗯,那周姑娘,抓紧我!”林铮握住周映彤的手,两人紧紧相依,一同伸手摸向那发光的方尖碑。

光芒逐渐散去,当两人的视线再次清晰时,他们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

“林公子,这次不用了。”周映彤笑了笑道。

她眼神的泛着丝丝银光,显然这是在考验中得到的好处。

“那我们走吧。”林铮没有纠结这些。精神力一扫辨明了一下方向,紧随着晨风与一诺两人的脚步离去。

在林铮的灵能视觉中,一诺那独门的手段经过一番观察之后就被破解了。

林铮与周映彤紧随着晨风与一诺留下的印记,穿行在错综复杂的通道之中。这通道逐渐开始产生些许变化,时而狭窄逼仄,时而开阔宽敞,

时而还有潺潺流水从不知何处涌出。

偶尔还有数量多达三十二只傀儡从墙壁、天花板冒出来偷袭林铮两人。

但周映彤现在强得可怕,一通如风细雨般的光线射出,精准地命中傀儡的的关键位置,将他们打得失去行动能力。

不久后,林铮与周映彤穿过一道狭窄的通道,来到一处特别的地方。

只见入目之处皆是晶莹剔透如同一整块玻璃般的高台。

这处高台上有着一个如同“瑶光灵墟”入口的方尖碑,一束光从天空直射而下,将方尖碑照耀得如同LED电灯泡一般。

林铮眯着眼想了想,如无意外的话,那么这玩意应该就是进入第二关试炼的关键或者入口了。

他释放出精神力触手,摸了一下方尖碑,果不其然,这玩意就是激活传送的关键。

而一诺留下的痕迹也在这里彻底消失,显然已经先行一步了。

林铮也没有犹豫,带着周映彤踏上了这高台,从高台上掉下来四只明显比之前大斧傀儡更高级一些的傀儡。

从外观上来看,这些傀儡更像人了,手中的兵器也变得更加高级。

实力上也达到了超凡高阶的程度,当然这些对林铮两个人来说不算什么,两道强大的术法直接将他们打得瘫痪,周映彤知道林铮要收集傀儡,所以也就留手了,没将这些傀儡打得粉碎。

林铮简单收拾一番残局之后便来到方尖碑前面。

周映彤缓缓说道:“林公子,接下来的的试炼我就不知道具体会是什么内容。”

林铮点点头道:“嗯,那我们上吧。”说完就要接触方尖碑。

“等等!”

周映彤突然喊了一声,她上前一步看向林铮,然后主动牵起了林铮的左手。

“林...林公子,以...以防万一,我们还是一...一起吧。”周映彤有些结巴地说道。

她也是第一次和男人牵手,想起看过的那些话本,和闺蜜说的那些丢人的话,不由得有些羞红了脸。

“嗯,那周姑娘,抓紧我!”林铮握住周映彤的手,两人紧紧相依,一同伸手摸向那发光的方尖碑。

光芒逐渐散去,当两人的视线再次清晰时,他们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

“林公子,这次不用了。”周映彤笑了笑道。

她眼神的泛着丝丝银光,显然这是在考验中得到的好处。

“那我们走吧。”林铮没有纠结这些。精神力一扫辨明了一下方向,紧随着晨风与一诺两人的脚步离去。

在林铮的灵能视觉中,一诺那独门的手段经过一番观察之后就被破解了。

林铮与周映彤紧随着晨风与一诺留下的印记,穿行在错综复杂的通道之中。这通道逐渐开始产生些许变化,时而狭窄逼仄,时而开阔宽敞,

时而还有潺潺流水从不知何处涌出。

偶尔还有数量多达三十二只傀儡从墙壁、天花板冒出来偷袭林铮两人。

但周映彤现在强得可怕,一通如风细雨般的光线射出,精准地命中傀儡的的关键位置,将他们打得失去行动能力。

不久后,林铮与周映彤穿过一道狭窄的通道,来到一处特别的地方。

只见入目之处皆是晶莹剔透如同一整块玻璃般的高台。

这处高台上有着一个如同“瑶光灵墟”入口的方尖碑,一束光从天空直射而下,将方尖碑照耀得如同LED电灯泡一般。

林铮眯着眼想了想,如无意外的话,那么这玩意应该就是进入第二关试炼的关键或者入口了。

他释放出精神力触手,摸了一下方尖碑,果不其然,这玩意就是激活传送的关键。

而一诺留下的痕迹也在这里彻底消失,显然已经先行一步了。

林铮也没有犹豫,带着周映彤踏上了这高台,从高台上掉下来四只明显比之前大斧傀儡更高级一些的傀儡。

从外观上来看,这些傀儡更像人了,手中的兵器也变得更加高级。

实力上也达到了超凡高阶的程度,当然这些对林铮两个人来说不算什么,两道强大的术法直接将他们打得瘫痪,周映彤知道林铮要收集傀儡,所以也就留手了,没将这些傀儡打得粉碎。

林铮简单收拾一番残局之后便来到方尖碑前面。

周映彤缓缓说道:“林公子,接下来的的试炼我就不知道具体会是什么内容。”

林铮点点头道:“嗯,那我们上吧。”说完就要接触方尖碑。

“等等!”

周映彤突然喊了一声,她上前一步看向林铮,然后主动牵起了林铮的左手。

“林...林公子,以...以防万一,我们还是一...一起吧。”周映彤有些结巴地说道。

她也是第一次和男人牵手,想起看过的那些话本,和闺蜜说的那些丢人的话,不由得有些羞红了脸。

“嗯,那周姑娘,抓紧我!”林铮握住周映彤的手,两人紧紧相依,一同伸手摸向那发光的方尖碑。

光芒逐渐散去,当两人的视线再次清晰时,他们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

“林公子,这次不用了。”周映彤笑了笑道。

她眼神的泛着丝丝银光,显然这是在考验中得到的好处。

“那我们走吧。”林铮没有纠结这些。精神力一扫辨明了一下方向,紧随着晨风与一诺两人的脚步离去。

在林铮的灵能视觉中,一诺那独门的手段经过一番观察之后就被破解了。

林铮与周映彤紧随着晨风与一诺留下的印记,穿行在错综复杂的通道之中。这通道逐渐开始产生些许变化,时而狭窄逼仄,时而开阔宽敞,

时而还有潺潺流水从不知何处涌出。

偶尔还有数量多达三十二只傀儡从墙壁、天花板冒出来偷袭林铮两人。

但周映彤现在强得可怕,一通如风细雨般的光线射出,精准地命中傀儡的的关键位置,将他们打得失去行动能力。

不久后,林铮与周映彤穿过一道狭窄的通道,来到一处特别的地方。

只见入目之处皆是晶莹剔透如同一整块玻璃般的高台。